千万别买色谱仪

HDDP_WebX查无此人

【长得俊】我是你的CP粉呀(上)

本来想写uu是nn的dw,帅哥的黑粉的。但想了很久都想不出uu吐槽帅哥的样子,就黑粉可能这辈子不可能了。

爱上了挖坑的感觉~

----------------------------------------------------------------------------

 

01、

 

现在这个娱乐圈组合出道一起爆红的人有太多,其中最火的要数两位台湾帅哥的组合Double A。

 

组合成员陈立农,身高185cm,巨A,但又有着甜美的笑容,一首《女孩》圈粉无数。

 

组合成员林彦俊,一张标准酷哥脸,人称台南蛊王,有一对酒窝却鲜少看到他向人展露。

 

组合火的前提不外乎是粉丝多作品好,还有一点顺应时代大潮流。什么大潮流?两个帅哥在一起的组合你问我什么潮流?CP听过吗?

 

可惜CP粉再多在唯粉面前就很卑微,在外被两家粉撕,在内自家因为攻受撕。

 

“唉,当粉丝难啊,当CP粉更难啊,当一个CP男粉难上加难啊,当个CP站哥难得简直不要不要的啊!”身为Double A CP站子的站哥尤长靖发自肺腑地感慨着。

 

陆定昊抱着手机尖叫:“尤长靖,你看!这条微博!抽奖抽两个人分别和Double A的一位成员一起生活半年!”

 

一起生活半年!尤长靖一听就激动了,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想用站子的号转发抽奖。

 

想是这么想,尤长靖还是胆小的,怕被粉丝撕,丝毫不敢动大号转发的念头,用小号随意转了一下就继续打开电脑修图去了。

 

我的农农和制霸怎么可以这么配,尤长靖在宿舍大喊了一句:CJZBSZD!

 

 

 

02、

 

可能是尤长靖人生前二十多年没有中过什么奖,也可能是老天爷看他没钱继续狗前线,更可能是他转发抽奖前转发了一发新晋锦鲤YCY。总而言之,在前几个中奖者或是没空或是不想在镜头前露面亦或者是接受不了节目组的一些要求后,尤长靖同学光荣地抽中了那个名额。

 

登陆微博小号的尤长靖就看到了无数条@和转发,还有那条私信。

 

——请问是对A要不起吗?恭喜您被我们公司抽中与我司艺人共同生活半年这个活动。

 

看完这条私信整幢楼都怀疑陆定昊他们寝室养了一群土拨鼠,会叫“啊啊啊啊——”的那种。

 

——是我是我!

——我真的是太激动了!

——您好方便提供一下手机号吗?有些事情打电话说明比较快。

 

尤长靖确认完确实不是高仿号在逗自己后给了自己的手机号,双手冒汗的他核对了数遍确认号码没错后发了出去,在私信显示已读之后握着手机在宿舍里只打圈圈。

 

终于在手机铃声响起时,尤长靖激动地把手机开了免提放在桌子上,旁边是他早就准备好的纸笔,用于记录等会的重要内容。

 

工作人员直入主题说:“我们想确认一下您之后的半年都是有空的吗?我们不希望这次活动会有半路退出存在,这会对我们的艺人造成一些不良的影响。”

 

尤长靖在狂点头,点完才发现对面的人看不见,连忙说:“有空的有空的!我这个月毕业之后就没事了。”

 

工作人员继续道:“等会可能要麻烦您提供一下您的一些个人信息,我们需要核实,为了我们艺人的安全等考量我们不希望有黑粉参与这次活动。并且可能会麻烦您在微博上发一些他们的日常,能配一些文案和照片就更好,这些我们之后会详谈的。”

 

尤长靖激动万分,在听到这半年几乎能包吃包住还和偶像同进同出,幸福的感觉不过如此。工作人员说他跟着艺人会很累,他嗤之以鼻,这比他花钱狗前线拍照出图轻松多了好嘛!

 

等等……狗前线?拍照出图?他的CP站?

 

我的老天野,难道他一个兢兢业业的站哥要休站了吗!!!

 

尤长靖委婉地问:“请问你们对于粉籍有什么限制吗?”他曾经也是经历过很多粉丝抽奖只抽唯粉,你看CP粉就是这样无辜又可怜。

 

“emm,”工作人员似乎有些为难,“请问你是谁的粉?”

 

“我……”尤长靖想了想先承认总比之后被扒皮的好,“我其实是他们两个人的粉,我是双担,而且CP粉的那种。”

 

“太好了!太好了!”听工作人员的语气似乎找到了救星一般,“刚刚你接电话我听到是个男粉已经很开心了,毕竟和男艺人在一起同吃同住总归同性方便一些。没想到居然还是个团粉CP粉,你不知道毒唯的可怕。”

 

尤长靖仿佛遇到了知音:“我知道我知道,我之前的那个站子被毒唯弄得差点关站,还好我对Double A爱的深沉。”

 

“站子?”

 

“对啊对啊,我有个CJZB的站子,我是站哥哦!但我知道他们两个是兄弟情啦,你们放心!”尤长靖谈到自己的站子自豪之情难以言表。

 

“那等我们核实一下信息,你就来xxx报道吧!”工作人员才不会说自己偷偷有关注那个站子,还抢过PB,就是可惜没抢到前100没有特典,不知道之后有没有机会,诶嘿嘿,“对了,之前那个粉丝选了陈立农,你就和林彦俊一起,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林彦俊超帅的!”

 

挂了电话尤长靖无比庆幸自己这个寒假为了求职和狗前线省钱,瘦了几十斤,从一个小胖子变成了一个还算人模人样的小帅哥,虽然林超泽的原话是白白嫩嫩的小可爱。

 

尤长靖不愧是雷厉风行,拆了自己最贵的面膜敷在脸上,开始打包行李的漫漫长途。虽然见过无数次真人,可这生活在一起可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啊!

 

经过工作人员允许,尤长靖用站子的大号转发了自己小号中奖的消息,并且许诺在允许的范围内会尽力有所产出。评论中有CP粉的苟富贵和啊啊啊,也有各路唯粉前来羡慕嫉妒恨,当然少不了毒唯的恶意谩骂。

 

尤长靖自动过滤了那些恶毒言论,老子要去见爱豆了,心情好不和你们计较!

 

 

 

 

03、

 

当尤长靖拖着箱子在工作人员小姐姐的陪伴下按响林彦俊家门铃的时候,他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带两个这么大的箱子去别人家借住啊,虽然要住半年但自己不至于把睡觉抱着的小兔子也带来了吧。

 

林彦俊是见过这个要和自己共同生活的粉丝的照片的,额,照片可能是几年前的。面前的人五官和照片上类似,但身材却小了好几号。自己的粉丝颜值也和自己一样在线呢。

 

林彦俊理了下压根没乱的刘海,伸出手接过尤长靖手中的箱子:“你好,我是林彦俊。”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来我自己来。”怎么能让偶像帮自己拿东西呢。

 

林彦俊轻松地提起行李箱往屋内走,口里还招呼着:“你们先坐沙发上,我把东西先拿到客房去。”

 

尤长靖的目光跟随着林彦俊没有挪开,看了这么多遍还是忍不住感慨林彦俊好帅啊,要是自己有机会能见见他的酒窝就更好了,啊反正来日方长嘛!

 

“诶,回神。”林彦俊用手在尤长靖眼前晃了晃,“我有这么帅,你都看呆了吗?”

 

“有诶!你真的好帅啊!”尤长靖一下子就抑制不住自己的想吹彩虹屁的欲望,立马拿出自己的手机,向他展示了自己的锁屏。

 

那是一张他站子的神图,舞台上的林彦俊的汗水正好落在他眼角,他身后是带着一对翅膀的陈立农正好借位被遮住,在灯光的映照下仿佛是天使带着一滴泪水落入凡间。

 

“你看你简直美得不属于人间!”尤长靖对自己这张图也是格外满意。

 

林彦俊自己的小号也对这个站子有印象,不是自己对陈立农有什么其他的想法而是这个站子拍的自己都挺好看的。要不是怕用CP站的图会在粉丝们中引起一阵腥风血雨,他还是挺乐意用这个站子的图发微博的。

 

“嗯?你的这张桌面为什么没有水印?”林彦俊曾经试图去水印但是总是失败,他不承认是自己技术不佳。

 

尤长靖听着很莫名,答:“我拍的图我为什么还给自己弄个水印?”

 

林彦俊表面镇定,内心其实十分慌乱,我居然要和CP粉生活这么久?我把你当粉丝,你却想我队友睡我?

 

等工作人员走后,林彦俊怀着三分害怕七分好奇与尤长靖主动开始搭话。

 

林彦俊刷着微博翻出尤长靖的那个站子,故意放到他面前,说:“你说说那些给我和农农开站子的站姐怎么能拍出这么好看的图。”

 

尤长靖一看是自己的站子立马乖巧得不行,献宝似的拿出自己的相机,顺道纠正了林彦俊:“这个不是站姐是站哥哦,也就是我本人!莹姐刚刚说如果你允许以后我还能独家拍一下你的照片呢。你没看到我之前发的那个声明吗?说要来和你同住的那个。”

 

“我没关注这个站子,只是觉得图不错。”

 

尤长靖丝毫没有被泼了冷水的感觉,继续说:“你不知道想让你看一下镜头有多难,你看我站子里好多张农农对我镜头笑的图,眼睛弯弯的笑容甜甜的。我在镜头后面都快幸福的开花了。”

 

林彦俊不是没见过陈立农的唯粉,但为什么这个卷卷的小男孩在自己面前夸陈立农会让自己这么不爽呢?自己的笑容明明也很迷人,林彦俊这边想着那边就冲着尤长靖展露了一个电力十足的笑容,有酒窝的那种。

 

“尤长靖,你看我,这个笑容你满意吗?”

 

砰——

 

尤长靖捂住胸口,刚刚仿佛有人在他心上用98K开了一枪,林彦俊你这样是犯规的,我学端水很累的。

 

“林彦俊,你现在在我心里是TOP 1!”农农对不起,爸爸暂时爬个墙。

 

“话说回来你们CP粉心里到底是怎么想我和农农的?”

 

“就我可以单身,我喜欢的CP一定要结婚啊!”尤长靖说完骚话就立马后悔了,完蛋了在正主面前上升正主,在微博上这是要被日的,“我就瞎说说的,我知道你们是浓浓的兄弟情。”

 

林彦俊满意地揉了揉尤长靖的头,果然和自己想象中的手感一样好,继续问:“那我和农农谁上谁下?”是男人这点绝对不能输的!

 

尤长靖双手合十一双大眼睛blingbling地望着林彦俊,说出了那个残忍的答案:“CJZB,当然农农在上啊。拉花做瓜不ok哦!”

 

拉花做瓜是什么东西?还有crazy man 居然有人会觉得我林彦俊是下面那个?

 

不好意思激动的林彦俊同学已经完全忘记了直男一般应该先质疑为什么别人觉得自己是gay,而不是上下问题。

 

“尤长靖,接下来半年我会让你知道我到底是上是下。”放完狠话的林彦俊头也不回的就回了房间。

 

尤长靖石化在沙发上,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CJZBSZD?

 

几个月后尤长靖回顾初遇的对话,想告诉那时的自己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不然苦得是自己的腰。

 

还有CJZB不是真的,长得俊才是。

 

TBC

 下节预告:

【爆!CZJB大站站哥有转唯倾向!】

 

 

 
标签: 长得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84)
热度(2575)
©千万别买色谱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