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买色谱仪

HDDP_WebX查无此人

【高考零分作文精选】面对大海

 题目:

2002年上海语文高考作文题
  也许你曾到过海边,也许你在荧屏、银幕上见过大海……请以“面对大海”为题,写一篇1000字左右的文章。文体不限(不要写成诗歌)。

 

 

01、

在台南的不起眼的小渔村里,有一个帅气的少年,村里人都叫他小橘。叫的久了也就没人再记得他的大名了。

 

小橘从小就一个人住在村里最靠近海边的屋子里,屋子不小,却少了些生气。没有父母和亲戚,村里的人也都格外照顾他。可他也是性格使然,对所有人都是那么个不冷不热的态度。

 

“小橘啊,今天有风暴你还要出海啊?”隔壁大娘关心道。

 

小橘低头收拾着渔网,轻声回答:“不出远海,就随便下个网,家里吃的不多了。”

 

大娘拄着拐杖摇着头走远了,嘴里还嘟囔着什么时候小橘才能找个媳妇过个像样的日子。

 

 

 

02、

独自摇着个小破船飘在海上,随手将网抛了下去。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三把了,许是暴风雨将至,鱼虾都潜到了深海里,除了几根海草,小橘一无所获。

 

黑云压得越来越低,海风挂在脸上仿佛裹着盐粒一般刺疼,一个浪翻过,小船剧烈地摇晃着,小橘连忙拉住船框,嘴里叼着的凤梨酥“噗通”一声掉到了海里。看着沉下去的凤梨酥无奈地摇了摇头,等船身稍微稳一些,小橘就开始收网了。

 

毫无疑问这次的网还是空空如也,算了算了,早点收手省得把自己都掉到海里去了。

 

回程的路上,小橘并没有注意到有一枚海螺卡在网眼里,在海螺的开口处似乎还有点残留的凤梨酥屑。

 

 

 

03、

紧赶慢赶终于在海浪滔天前上了岸,雨滴噼里啪啦砸得人生疼,小橘拖着渔网不急不缓地向家的方向走去。

 

在屋檐下甩了甩头发上的水,弯腰脱了上衣,用手绞出了一地水,看着脚上面目全非的鞋,思考着是否还有抢救的余地,最终还是放弃将它丢在门外自生自灭。渔网是万万不能留在雨水里淋着的,海边的雨总是更能腐蚀这吃饭的家伙。

 

把渔网丢在大厅一角,小橘垫着脚尖连跑带跳地冲进了浴室,洗去身上的污垢,荡涤自己的心灵。

 

浴室的水声响起伴着些许走调的闽南语歌曲,大厅里悉悉索索的声音完全被小橘给忽视了。

 

白光闪过,大厅里多了一位白净的少年,只是头顶的海草和身上裹搀着的渔网让画面变得有些搞笑。少年打量了一下四周,目光一下子就被餐桌上的食物所吸引,纵使身缠渔网行动不便,依旧不屈不挠。边走边撕拉着碍事的东西,在看到椰汁糕时便顾不上其他,只知道往嘴里塞着。

 

没过多久桌子上的甜品、冷掉的炒饭,甚至是喝剩下的海鲜粥都进了少年的肚子里。少年拍着吃的圆滚滚的肚子,心满意足地瘫在椅子上休憩,嘴里还评价着刚刚的菜品的滋味。

 

约莫一两个小时后,少年都快又饿了的时候,浴室里的水声才停了下来,少年连忙变回了那个小海螺,看样子比刚刚大了一圈多。

 

小橘从浴室里走出就皱起了眉头,放在墙角的渔网不知怎么横在了大厅中间,整个屋子都是水渍和泥沙,餐桌上的食物都所剩无几。

 

不知是哪个调皮的孩子的恶作剧吧。

 

这村子民风淳朴夜不闭户,小橘自问家中也没什么值钱的物什能被人惦记上。

 

只是自己这澡可算是白洗了,拎起渔网,刚刚自己带回来的网没破成这样吧?渔网对于打鱼为生的人无疑是士兵的子弹,你问枪是什么?渔船啊!不然你游泳出海哦。

 

小橘认命地打了桶水搬着个小板凳和小锥子准备修补自己吃饭的家伙,小海螺自知自己闯了祸拼了命地往最后一个渔笼里躲。

 

小海螺等了一会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偷偷地望了一眼这个做饭好吃的好心人,这一眼就让他决定要在这家赖着了。做饭好吃又帅的人这世间能有多少!

 

一点点在水中过着渔网,挑出缠在上面的海草杂物,修补着扯坏的鱼线,拿刷子刷掉渔笼上的海锈斑,小橘做得熟练又认真,小海螺却看着看着睡着了。

 

小橘从最后一个渔笼里掏出一个金闪闪的海螺时有些诧异,海螺这玩意儿是用渔网网上来的?但别说这个海螺倒真的挺好看的,他拿起晃了晃,似乎想确认一下是否是个海滩上不小心带上来的空壳子。晃完又把海螺放在耳边想听听到底有没有那些人说的大海的声音。

 

小海螺吃饱喝足睡得正香甜被这一晃悠给弄醒了,还没等清醒就听到那个帅哥说:“这海螺要是爆炒一下应该会很好吃。”

 

我不是!我没有!不好吃!小海螺差点叫出声来,可妈妈说过不能让人类发现自己的秘密,只能可怜兮兮地往壳里缩着自己,希望给那人营造出自己没啥肉好吃的假象。

 

小橘也没见过什么活的海螺,平时无外乎沙滩上的那些空壳子,好奇的他伸出手指探入壳中试图戳戳这新鲜的海螺肉。

 

呜……为什么这个帅哥居然还会耍流氓!躲在壳里的少年觉得自己暴露在最外面的屁股被人戳了一下。

 

小橘也就一时新鲜,把海螺刷干净放在水池里,继续去忙自己的事了。

 

 

 

04、

被养在水池里的小海螺有些生气,虽然自己没经允许吃了人家的东西没错,虽然自己不小心弄坏了人家的渔网没错,可怎么也不能咬了他的命啊!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去,小海螺奋力地越狱了。

 

它设想着如果那帅哥发现池子里的海螺不见了会不会气急败坏地找到他然后直接砸了壳,拨肠去肚地把自己收拾干净,然后葱姜爆炒了。唉,不能想了,再想下去又该饿了。

 

可惜小橘看到空空如也的水池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放干了接来的海水,拿出晚餐的材料做起了饭。躲在碗橱柜里的小海螺很想冲出去质问他,难道自己不值得被重视吗!这么好看的一个海螺不见了,你都不找找的吗?

 

闻着香喷喷的晚餐,小海螺贴在柜门上眼巴巴地瞅着,心里念叨着让帅哥能少吃两口,千万别浪费食物把没吃完的倒进垃圾桶。

 

还好如他所愿,小橘虽然吃的不少,总算也是有剩下的菜,只见他打包好了放进了冰箱就回屋了。

 

小海螺为了稳妥起见没有立刻扑向食物,而是挨到了午夜,确保屋内的人已经熟睡,才又跑出来化了人形,拿出冰箱里的菜大快朵颐。这次他吃完还不忘刷了碗筷,沥干了水放进碗橱,想到阿嫲说的要知恩图报,掏出了贝壳精送他的两粒海珍珠放在了冰箱中。

 

 

 

05、

小橘第二天见到冰箱里除了两粒一看就很值钱的海珍珠外空无一物,碗柜里的碗筷也没有使用痕迹,皱起了眉头。难道自己的冰箱连着任意门?

 

这样的怪事连着发生了七八天,只要头天往冰箱里放入食物第二天准保不见,还会多些稀奇古怪的回礼。

 

这次他肯定不会怀疑是小孩子们的恶作剧,毕竟头天的两粒海珍珠就够他吃个两三年的饭了。

 

小橘发现如果做了甜品或者椰汁类的食物放进冰箱,第二天一定会被扫荡一空,要是做个苦瓜炒蛋却会被原封不动地留在那里。盘子上还会被挤上番茄酱,仔细看看居然是个哭脸的表情。

 

天气好的日子,小橘出门打渔,有时忘了收拾房间,回来时房间会被收拾地干干净净,这天他一定会特地做一碗椰浆饭放在保温盒里搁在桌上,接着早早回屋锁上卧室的门。

 

小橘心里有数,家里这个勤劳但爱吃的伙伴肯定不是人类,他不是不好奇对方的身份,只是担忧要是撞破了这层窗户纸,是不是这个伙伴就会离开了。

 

寂寞惯了的人冷不防这几天多了个念想,仿佛家里有了个等自己的人,打渔时也不再无所顾忌向深海冲了,做饭时也不马马虎虎了,万一那小家伙吃着不开心呢。

 

小海螺因为吃得太好,不到一个月就长了不少,碗柜都快藏不下它了。也慢慢地快进入冬天了,距离他离开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06、

小橘撞破小海螺的身份纯属偶然,那夜的雨实在太大,屋顶漏水漏个不停,他只能起床找工具修补。

 

推开卧室的门就看到一个白净的少年穿着自己几个月前找不到的睡衣趴在桌前吃着自己特地留的芒果西米露。

 

本想关门回卧室当作什么都没看到,可那个少年却回头看到了小橘。

 

那瞬间两人僵在那里,场面有些尴尬。

 

“嗨~”小橘本着地主之谊主动打了声招呼,打破了僵局。

 

少年绞着手指,一幅要哭出来的样子,还是回了一声:“你好。”

 

两人,不,是一人一海螺终于在漏雨的小屋中,面对面坐到了一块。

 

“我叫尤长靖,不是故意吃了你这么久的饭的,只是你做的饭真的很好吃。”他一边说着一边舔了舔嘴唇,眼神还在往吃了一半的芒果西米露那里瞟。

 

小橘把芒果西米露向他跟前推了推,说:“我叫林彦俊。”

 

“林彦俊?”小海螺尤长靖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和你的名字一样,你好帅哦。”

 

小橘明显一愣,村里的人都叫他小橘,已经让他几乎忘记别人叫他大名是怎样的场景。

 

“林彦俊,你怎么了?”尤长靖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怕不是自己吓到了他?

 

小橘,哦不,是林彦俊露出了一个灿烂真心的笑容,两个酒窝挂在脸上俘获了没见过世面的小海螺的心。

 

“林彦俊,你笑起来好好看啊。”

 

“尤长靖,你是?”林彦俊还是问了。

 

“海螺。”尤长靖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我是海螺,就是几个月前你网到的那个。”

 

林彦俊这才想起来自己似乎真的有捕到过一个金闪闪的海螺,“不好意思哦,我不是故意把你网上来的。”

 

尤长靖往嘴里舀了一勺西米露,擦了擦嘴说:“不是你的错啦,应该算是我自投罗网的啦,然后你做的饭又太好吃……”

 

“你怎么和童话故事里的海螺姑娘不一样呢?”

 

“我可是男孩子!”

 

后来尤长靖说了很多,说他是马来西亚的,因为想出来找台湾的朋友陈立农玩才不远万里赶过来,可惜迷路了,应该去台北的结果到了台南。他还说自己有个珍珠贝朋友叫朱正廷,被一个帅气的湖南小哥捡了回去不知道是被吃掉了还是过上了幸福生活。

 

林彦俊很久没有听到过别人向他念叨这么多事情了,他请尤长靖帮忙补好了房间里漏水的地方,又让他参观了自己的卧室,告诉他自己喜欢看书唱歌,给他看了自己的宝贝吉他。

 

尤长靖看到吉他就很兴奋,连忙让林彦俊弹了几首曲子,接着自顾自地唱了起来。林彦俊觉得他的声音宛如传说中深海蛊惑渔民的海妖,让人不由地因为美妙的歌声想要更加靠近,枉送性命也在所不惜。

 

“要不要试着合唱看看?”

 

两人没有排练过,却又异常的默契。

 

 

 

07、

隔天林彦俊睁眼的时候身边已没有了尤长靖的身影,他以为他的小海螺和往常一样变回去躲起来了。

 

那天晚上留的饭菜没被动过一口,林彦俊以为是尤长靖害羞,他在房里叫着尤长靖的名字让他出来一起吃饭,可没有人回应。

 

再后来的几天,林彦俊变着法子做各种好吃的,他还特地去学了马来西亚的菜想让尤长靖尝尝家乡的口味。

 

可无论是他躲在卧室不出来,亦或者是守在餐桌边,留过夜的食物都没有人碰过,最终都进了垃圾桶。

 

林彦俊开始慌了,他在家里翻箱倒柜,恨不能把挖地三尺,他想找到那个海螺,问问他为什么就这样离开了。他甚至怀疑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从来都没有过一个会变成人喜欢夸他,吃他做的饭唱歌很好听的小海螺存在。海螺成精变成人,本来就是童话故事里骗小孩的事啊。

 

他没有翻到小海螺,却翻到了尤长靖之前留下的海珍珠珊瑚夜明珠等奇珍异宝,摩挲着盒子里的这些,林彦俊才确定之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那天之后林彦俊又变成了小橘,没有人会叫他的大名,也没有人再会去偷吃他留在冰箱里的饭菜。

 

 

 

08、

第二年开春,小橘坐在海边,面对着大海发着呆想着心事,这是尤长靖离开后他养成的习惯。看着大海想象着海浪能带来些那人的音讯,那个贪吃的家伙现在应该长得更大了吧,千万别被人抓去做了菜啊。

 

突然一个浪拍来,小橘没防备地被淋了一身,皱着眉头的他问大海,我还没讲笑话你怎么能笑。

 

说完自己笑了起来准备回家洗澡做饭,今天该给尤长靖留什么吃的呢,万一他回来发现没有吃的一定会不开心的。

 

“喂!林彦俊!你都不救我的吗!”

 

小橘以为自己思念成疾幻听,又往前走了两步。

 

“林彦俊!你再不理我我就回大马了!”

 

小橘停下脚步,仔细寻找声音来源,这才发现了倒栽葱式插在沙子里的海螺,还好它长得大,不然就真的被忽略了。

 

他捧着这个海螺笑着跑回了家,终于又有人叫他的大名了。

 

 

 

09、

尤长靖被抱回了家摆在餐桌上看着林彦俊准备着清水擦去自己壳上的泥沙,用干毛巾吸干残留的水分端详着自己。头一回以海螺的形态相见,尤长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尤长靖,晚上想吃什么?”

 

林彦俊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能吓着刚回来的小海螺他对自己说。

 

“想吃的有好多哦,你不知道我刚醒就来找你了。”尤长靖舒展着身子,“对了我这次给你带了好多东西咧。不过要等我晚上能变身之后才能给你了。”

 

“刚醒来?晚上变身?”林彦俊抓住了几个关键词。

 

尤长靖这才意识到自从上次离开已经过去了三四个月,自己居然忘记提前向林彦俊打招呼不告而别了这么久。

 

“海螺要冬眠的,之前忘记和你说了,等我被朱正廷,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珍珠贝带回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和你告别了。”

 

看着小海螺努力往前凑着身子,林彦俊拍了拍它的壳,说:“没事,回来了就好。那你还走吗?”

 

“不走了不走了,今晚过了我就成年了,可以长时间维持人的形态了。”尤长靖自豪地挺起了并不存在的胸脯,“我和阿嫲说我找了个好人家会养我的。林彦俊,你会养我的吧?”

 

林彦俊把海螺抱了起来,说:“当然会养你,辛辛苦苦养胖了就可以吃掉了。”

 

尤长靖一听咻地一下缩进了壳里,闷闷地说:“不理你了。”

 

之后任凭林彦俊怎么敲敲打打,连哄带骗他都不知声。

 

直到晚上吃饭的点,在饭菜的香气中一个穿着格子衬衫的男孩子出现了。

 

“吼,尤长靖我还以为你要躲着连饭都不吃了咧。”林彦俊拿来两双碗筷放在桌上,“还炖着奶油蛤蜊汤,等会给你去盛。”

 

尤长靖抱着饭碗就扒,像是从没吃过饭似得。

 

“慢点吃,没人和你抢,不够我再去做。”林彦俊把盘子往尤长靖的方向推了推。

 

尤长靖依旧不搭理他,风卷残云般得消灭了一桌的饭菜。

 

“你饿很久哦?”

 

“我刚醒就来找你了耶!我阿嫲给我带的好吃的我都没舍得吃,啊,说到这里这些给你。”尤长靖不知道从哪掏出了一大袋的东西,“卤肉你快点放冰箱吼,岸上不比海里温度高容易坏掉的。”

 

“这个是正廷哥给的一堆珍珠,说是你们人类会喜欢的。”尤长靖又拿出一大包拿塑料袋装着的成色品相都极佳的海珍珠。

 

“这是农农给的龙涎香,这是昊昊给的玳瑁……”

 

尤长靖把这些东西一股脑倒在了桌子上,继续说:“这些应该能换不少钱的,你有钱了可以去买别的好吃的东西不能吃我!”

 

林彦俊露出了两个小酒窝:“嗯,不把你做成菜吃掉。”其他的方法吃掉也不是不可以,

 

尤长靖这才放心下来,打着饱嗝正式地入住了林彦俊的屋子。像个主人一般的顺理成章地搬进了林彦俊的卧室。

 

 

10、

后来村里人发现小橘家多了个爱笑爱说话也爱吃的少年,热情好客的他们听说少年是从马来西亚来的更是对他照顾有加,隔三差五就来送点好吃的。

 

而小橘和那个少年在一起时也会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村民也把他当成了村里的一员。

 

傍晚,林彦俊陪着尤长靖坐在礁石上看着大海,他今天还带上了自己的吉他。

 

“你要唱歌给我听吗?”尤长靖靠在林彦俊的肩头,“很久没听过你唱歌了……”

 

“等待整个冬天

你没出现

现在依然下着雪

等待整个冬天

我开始想念

有你在我身边……”

 

“这首歌好好听哦……”尤长靖口中哼唱着刚刚听到的旋律,“但就是有些悲伤……”

 

林彦俊放下吉他,搂住尤长靖,在他耳边用着气声说:“请你跟我道歉,为什么迟到了三个月?”

 

“我……”

 

“我差点以为我等不到你了……”林彦俊把头埋在尤长靖的脖颈处蹭着,“我给你写的歌你喜欢吗?”

 

尤长靖有力地点了点头,握着林彦俊的手十指相扣,承诺道:“我不会再不告而别的。”

 

林彦俊有点生气:“那你还是要离开的咯?只是走前通知我一下是不是?”

 

尤长靖被这个孩子气的林彦俊逗乐:“我道歉,我不会再离开林彦俊了。”

 

 

 

11、

“诶,尤长靖,做我媳妇好不好?”

 

“有什么好处吗?”

 

“包你一辈子的饭。”

 

“成交!那我们等下晚上吃什么?”

 

“诶!林彦俊你放我下来,你把我抱去我是干嘛!”

 

“今晚我想吃海螺。”

 

从此以后村里的小橘和小海螺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END

 

 

 @魔法少女小言

让我们期待《总有一种期待》!

希望她答出风采!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52)
热度(2238)
©千万别买色谱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