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买色谱仪

HDDP_WebX查无此人

【长得俊】你这样别人会误会咧(上)

你这样别人会误会咧!

那就让他们误会去。

 

01、

这个老板三百一天雇人看店是做慈善吗?

 

尤长靖脸红扑扑地坐在收银台前,感慨着陆定昊这个兼职也太轻松了吧。帮他代班三天了,店里都没进来过一个顾客。

 

忘了说,尤长靖现在替朋友在一家情趣用品商店兼职做收银,一天三百业绩另算的那种。

 

尤长靖啃着外卖,还是给报销餐费的那种,思考着为什么自己只能苦苦网投才能找到一份实习,而陆定昊这么好命能找到这么轻松的工作。

 

陆定昊本人的原话却是,你脑子瓦特啦,我天天对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随时都要撅过去的好伐!尤其还会有那种奇怪的客人真的是受不了!要不是为了钱谁愿意折寿去这种店哦。

 

尤长靖亲身体验之后觉得陆定昊的话一点都不可信。

 

这三天店里的人除了自己就是那一排溜的充气娃娃了。

 

 

 

 

02、

欢迎光临——店门口的感应门发出了声响。

 

有客人来!

 

尤长靖还没来得及把外卖咽下去,即紧张又激动地望着门口,是客人还是变态?

 

等看清来的人的脸,尤长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个人真的好帅哦!在店里这么昏暗的灯光下还会发光,怎么会有这样的神颜。

 

“你好,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说完尤长靖就后悔了,一个初恋初吻初夜都在的母胎solo新时代好青年,究竟该怎么给别人介绍自己这家店里的用品?

 

 

 

 

03、

林彦俊被调来来魔都的第二年还是没习惯这座城市随机播放的天气。

 

突入起来的大雨让他不得不闪进一家店避避雨,新染的头发绝对不能淋雨。

 

可是我的老天野啊,为什么这是一家十八禁的店啊?虽然是满了十八没错,但这还是他人生第一次进这种店啊。

 

正想趁着没人发现赶紧退出去,耳边就传来了一声招呼。

 

“你好,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这个店主声音还挺好听的,不是,我没有什么需要不用理我,雨停了我就走。

 

等看到声音的主人时林彦俊又不想走了,眼前这个男孩子白白净净的,眼睛圆圆大大的,嘴角还沾着点因为着急而留下的外卖汤汁,有点可爱。

 

“那你都给我介绍一下你们店的东西?”

 

林彦俊觉得自己这个回答没啥问题,为什么对方好像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04、

尤长靖没想到那个帅哥会真的让自己给他介绍东西。

 

明明染着蓝发,一张蹦迪脸,以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就能掩盖自己身上那股衣冠禽兽的气息吗?这宽肩窄腰,怎么看怎么像情场高手,自己是不是遇到变态了?

 

“那个就主要的产品都在货架上了,用法什么的我也不方便直接和您说是不是?”尤长靖不敢直视顾客,“但我们老板说了产品包装里都有详细的介绍的,而且我们的商品都有质量保证的,但因为是比较私人的东西一经使用不得退换的。”

 

“能加个微信吗?”

 

林彦俊担心自己说的目的性过于明显,补充道:“万一有什么问题方便联系你们。”

 

好好的帅哥居然是这样的人!陆定昊你要补偿我!尤长靖心里咆哮着。

 

直到门外的雨停了尤长靖都没给出自己的微信。废话,本来就是来代班的怎么能把自己的个人信息给透露出去。

 

林彦俊接了个电话见门外的雨已经停了,随手拿了个东西准备结账离开,就当为这个店增加点业绩吧。

 

买的人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卖的人心里却是另一番光景。

 

当尤长靖眼睁睁看着林彦俊眼都不眨地拿了个尺寸可观价格不菲的假丁丁结账走人,他整个人都不太好,这么帅的一个帅哥居然不行,真可惜。

 

 

 

05、

等确定人真的离开了,尤长靖把外卖收了,给陆定昊发了消息。

 

只有80斤: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听哪个?

 

小芙:你不会是把外卖撒到收银台旁边那个最贵的丁丁了吧!

 

只有80斤:那个真的好贵哦。

 

小芙:尤长靖!你除了吃就不能做点人事吗?!

 

只有80斤:不是啦!

只有80斤:那个东西被我卖出去了。

 

小芙:……

小芙:这个好消息让我有点害怕,这年头的小姐姐们都这么刚的吗?

 

只有80斤:坏消息你不听吗?

 

小芙:有提成了不在意坏消息了。

 

只有80斤:是一个帅哥买走的!他还想加我微信。

只有80斤:你说一个这么帅的帅哥居然不行,是不是一个坏消息。

 

小芙:……

小芙:你怎么不觉得他可能和你一样是个gay

 

只有80斤:……

只有80斤:小芙……

 

小芙:干嘛

 

只有80斤:你说我现在追出去让他加我微信还有机会吗?

 

小芙:【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丢下手机尤长靖有点后悔,说不定自己可以和那个帅哥发展出一段缘咧,都怪自己刚刚吃多了脑子不灵光了。

 

 

06、

林彦俊到了办公室,幸好自己是总经理一人一大间,拉开抽屉把瞎买的东西丢进去锁上。

 

今天的自己真crazy。

 

 

07、

林彦俊再踏入那家店已经是一周之后,但前台的卷毛小男生变成了另一个一看就有点话痨的男生。

 

林彦俊皱起了眉头,问:“之前的那个店员呢?”

 

陆定昊回答:“就只有我一个店员啊。”

 

林彦俊瞟了一眼墙上挂着的琳琅满目的充气娃娃感觉背后有一股寒风。

 

他不死心地说:“就是皮肤白白的,头发有点卷的。”

 

陆定昊这才想起前几天帮自己代班的尤长靖,说:“他是临时代班的,前几天就走了,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尤长靖,你最好没有隐瞒自己做过的坏事不告诉我!不然我陆小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没事,就随口问问。”

 

林彦俊有些失落,转身就离开了。

 

 

08、

尤长靖这周已经正式在新公司开始了实习,项目组的负责人林超泽对自己很好,邱治谐、李若天也都很照顾自己,没几天尤长靖就和组里的人都混熟了。

 

“我和你说我们新上任的大老板很不好相处。”

 

林超泽阻止了李若天说上司坏话:“他只是不太爱笑而已,工作上面不出差错他不会为难你的啦。”说完拍了拍尤长靖的肩膀让他安心。

 

“你放心啦,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嘛。”尤长靖吃着薯片打着字。

 

“咳咳……”高茂桐咳嗽提醒众人他们口中的新领导来了。

 

尤长靖盯着电脑没察觉周围突然安静的空气,继续八卦着:“他这么凶该不会是个中年危机秃顶的肥胖老男人吧?”

 

“你们总要告诉我大老板长什么样我才能绕着走吧?”尤长靖很不满意没有人接他的话。

 

他气鼓鼓地回头就看到组里的人毕恭毕敬地站成一排,齐声说道:“总经理好!”

 

尤长靖手中的薯片掉落在键盘上,连忙起身冲到老板面前希望能拯救一下自己的前途,奈何脚下不稳被自己绊了一跤,拿过薯片的油腻双手直接按在了老板的西装上。

 

尤长靖应该是没救了,以林超泽为首的众人心里为他哀悼。

 

尤长靖看到眼前的大老板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离开这些可爱的小伙伴们了。

 

果然大老板们都是衣冠禽兽!

 

林彦俊本来只是闲来无事去底下的部门串串门,听到熟悉的声音才走进这个企划部,没想到遇到了之前店里的那个小卷毛,更没想到自己在小卷毛心里居然是这样的中年大叔的形象,当然也想不到再次相遇他会给自己的衣服上留下几个油腻的指印。

 

“hello,你好啊。又见面了?”

 

林彦俊露出酒窝努力营造一个平易近人的好印象。

 

“我前几天去店里……”

 

林彦俊话还没说完就被尤长靖捂上了嘴,尤长靖迅速小声地说:“你不要瞎说,别人会误会咧!”

 

尤长靖应该是凉了,林超泽已经开始构思送行宴订哪家饭店的事情了。

 

林彦俊笑容僵在那里,扯下尤长靖肉肉的手,把人拖出了部门,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办公室众人只能听到尤长靖喋喋不休地在问究竟要对他做什么。

 

“你们觉得小尤会被大老板怎么样?”高茂桐害怕地拿起尤长靖留下的薯片往嘴里塞。

 

林超泽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李若天开始罗列尤长靖的罪状:“当着如此帅气的老板的面说他是油腻的中年男子,还把自己油腻的手按在了有洁癖的老板的衣服上,居然还用那双手捂住了我们老板的嘴。想想就太可怕了!”

 

林超泽担忧起来:“他不会被老板从59楼的窗户里直接丢出去吧?”

 

邱治谐认真思考了一下,说:“应该不会,老板办公室是全景落地窗,打不开的。”

 

林超泽双手合十虔诚地放在胸前,说:“让我们真诚地为小尤默哀三秒,然后开始继续工作吧。”

 

 

 

09、

被拽进总经理办公室的尤长靖看到那人落了锁才真实地慌了。

 

“那个对不起,我刚刚不是故意的。”尤长靖瞟到林彦俊胸口扎眼的两个指印连忙道歉,“你的西装多少钱我可以赔你……”

 

尤长靖看了一圈办公室里的布置,怯生生地说:“如果能干洗弄干净的话我能不能出干洗费……那个……我一个学生很穷的……”

 

“你叫什么名字?”

 

“啊?尤……尤长靖……”

 

“我叫林彦俊。”

 

坐在总经理转椅上的林彦俊自带着一股气场,尤长靖只敢贴着门站着。

 

“那个老板……”

 

“林彦俊。”

 

“啊?”尤长靖懵了一下。

 

“我说叫我林彦俊。”

 

“哦哦,那个林彦俊你能不能替我保密我在那种店打工的事情?”尤长靖绞着手指,“就我担心别人会对我有些误会咧。我也会帮你保密的!”

 

“那现在我可以加你的微信了吗?”林彦俊晃了晃手中的手机,他还记得那天失败的要微信的场景。

 

尤长靖还在那里站着不动,思索了一会说:“加了微信之后你能让我少赔点钱吗?也别在实习期开除我好不好?”

 

对着尤长靖招了招手,说:“过来加微信。不让你赔衣服也不开除你,你工作没出岔子干嘛开除你?”

 

听到不用赔钱,尤长靖立马屁颠屁颠跑到林彦俊跟前把自己的微信二维码递了过去。

 

“就一个数字8吗?这个微信名很有趣哦。”

 

“你的微信名也很有趣,你怎么看也不像80斤。”林彦俊挑了下眉毛,“快到午饭的点了,你中午吃什么?”

 

“啊?就和林超泽他们去外面随便吃点啊,公司又不让点外卖进来。”尤长靖看起来对于公司不让点外卖很不满,但看在工资的份上他就忍了。

 

“那正好,我刚刚点了家餐厅的双人餐,你留下来一起吃吧。”

 

林彦俊给陈立农发了条消息让他下午再来谈合同,说中午来了也没饭。

 

看到消息的陈立农只能开车掉头去觅食,嘴里嘀咕着林彦俊说好的椰浆饭套餐果然是骗人的。

 

 

 

10、

到了午饭的点,林超泽他们依旧没看到尤长靖回来,开始担心尤长靖的人身安全。

 

“我们要等尤长靖回来再去吃饭吗?”

 

“等着吧。”林超泽十分关心组员,“万一他回来就收拾东西走人看不到我们会难过的。”

 

众人惋惜地看着尤长靖空荡荡的座位。

 

 

 

11、

“林彦俊,这家椰浆饭真的好好吃哦。”尤长靖才不管什么食不言,大口扒着饭夹着菜,“你为什么可以点外卖哦,不怕扣钱吗?”

 

林彦俊把尤长靖喜欢吃的菜都挪到他跟前,笑着看着他吃,自己没怎么动自己的那份饭。

 

“因为这家店的椰浆饭套餐只送外卖啊,而且我工资够高不怕扣。”

 

万恶的资本主义!尤长靖愤恨地咬了口肉骨茶里的肉。

 

“林彦俊,你怎么都不吃哦。”尤长靖开始把目光投向林彦俊那份餐食。

 

林彦俊挪了一下自己的餐盘,他观察到尤长靖的脖子就跟着餐盘的方向在动。循环往复几次,尤长靖还是紧紧盯着。

 

“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吃我这份,”林彦俊玩够了说,“我早饭吃的晚现在还不饿。”

 

尤长靖听完嘴里说着不介意就自己动手把饭拿到了自己面前,“林彦俊,你人好好哦!人又帅又有钱还请我吃饭,我宣布你以后就是我心里的TOP1!”

 

“别着急,慢点吃。”林彦俊被夸得很开心,伸手将尤长靖嘴角挂着的饭粒拿掉,另一只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果然卷卷的头发手感很好,“别着急,慢点吃。以后想吃什么和我说,我帮你点外卖,夏天中午出门挺热的。”

 

尤长靖听完崇拜地望着林彦俊,说:“林彦俊,你现在在我眼中整个人都在发光!以后你想买什么情趣用品和我说,我让我朋友给你打折!”

 

林彦俊听完笑容僵在脸上,拍了一下尤长靖的头。

 

“闭嘴,吃饭。”

 

 

12、

午休时间已经过掉,尤长靖办公室里的同事们饿的眼冒金星,但本着对于尤长靖的同事爱都坚守着岗位等着“烈士”的归来。

 

“我听到尤长靖的声音了!”

 

“我好像还听到了大老板的声音……”

 

“我为什么好像还听到了尤长靖的笑声。”

 

“可怜的尤长靖已经疯了吗?”

 

当尤长靖和林彦俊有说有笑地踏入办公室,就看到六个人一脸沉重地望着他。

 

“你们怎么都好像很紧张的样子?”尤长靖不明所以。

 

“你下午好好干活,等会微信联系你。”林彦俊说完笑着摸了摸尤长靖的头离开了。

 

林超泽拉着李若天的手,说:“你掐我一下,我刚刚好像饿出了幻觉。”

 

“我掐了,疼吗?”

 

“不疼果然是幻觉。”

 

“李若天!你掐的是我啦!”贝汯璘叫道。

 

“嗝——”尤长靖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肚子,果然一个人吃完两人份的餐是会有点撑。

 

“你们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尤长靖看着眼前六团黑气有点害怕。

 

“你刚刚这么久去干嘛了?”

 

尤长靖走到座位上理着东西,说:“就林彦俊请我吃了个午饭啊,我和你们说他居然敢大大方方点外卖还说自己钱多不怕扣。他人好好哦,不仅不让我赔衣服,还说以后想吃什么东西他可以帮我点外卖。”

 

“你们不觉得他笑起来有两个酒窝超好看的耶。我一定要努力工作留在这个公司!”

 

尤长靖回头发现背后六个人的黑气已经快凝结出实体了。

 

“额……你们怎么不说话……这样我有一点点害怕……”

 

姜京佐开口说:“你知不知道我们担心你被老板干掉所以都等着你没吃午饭?”

 

尤长靖:???

 

“林彦俊人很好,为什么要担心他干掉我?”

 

林超泽、李若天、高茂桐、姜京佐、贝汯璘、邱治谐:???

 

“我们认识的好像不是一个大老板。”

 

 

TBC

 

 

 

 

 
标签: 长得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2)
热度(1997)
©千万别买色谱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