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不买色谱仪吗

【长得俊】炮友法则(7)

依赖到了最后可能就是一种成瘾。

 

7、不要过分依赖对方

 

陈立农回到宿舍就看到一圈黑气在那,而且那团黑气看到自己的时候似乎想要杀了自己。

 

“林彦俊……”陈立农主动示好把全时买的零食主动上贡,“你和尤长靖是不是吵架了?”

 

“我刚刚凶他了。”

 

“啊?”陈立农很惊讶,除了尤长靖印象中林彦俊对谁都有可能冷冷的。

 

“啊什么啊,还不是因为你。”

 

林彦俊的语气格外的冲,可陈立农知道只是因为这件事和尤长靖沾边所以他才这样。之前自己情绪低落的时候,林彦俊还主动来开导自己,现在可能就是回报他的时候了吧。

 

“我怎么了?”陈立农大概猜到一点林彦俊发脾气的原因。

 

“你应该知道我喜欢尤长靖吧。”明人不说暗话,林彦俊也不打算隐瞒什么,是男人就光明正大地竞争。

 

陈立农不以为然,说:“知道啊。但你不是说你不会有情敌吗?”说完还是后退了一步,“你注意大厂的纪律哦,不要打我吼。”

 

“诶哟,你放心我对你家的尤长靖没有非分之想,只是玩的好的朋友啦。”陈立农及时从挨打的边缘撤回,“你去和他道个歉很快就没事的啦。误会说开了就好了,再说你不是他男朋友吗?夫夫哪有隔夜仇,床头吵架床位和的啦。”

 

“男朋友?”林彦俊轻声重复了一遍。

 

“都是兄弟不要装了啦,”陈立农一幅什么都知道的样子,“估计大厂里面只有你们两个自认为隐瞒的很好吧,其实和那几对一样早就暴露了啦。”

 

“我们只是……”

 

“停停停,营业CP这个挡箭牌不OK,没有营业CP会在晚上把室友赶出去两个人独自在浴室里营业几个小时的。”陈立农继续补充道,“也不会有情敌会这么善良牺牲宝贵的休息时间让你们两个专心‘营业’的。”

 

你以为农农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农农什么都知道!

 

“现在,立刻,马上去找尤长靖,给他道歉然后和好ok?”陈立农拿着换洗衣服就冲进了浴室,“你再误会我以后你就失去了长时间使用浴室的机会。”

 

 

 

 

站着尤长靖宿舍前的林彦俊安慰自己说都是陈立农威胁自己所以才来找尤长靖的。

 

“哦,你说尤长靖啊,他没回来啊。”

 

林彦俊区别的寝室也都转了一圈,都没看到尤长靖的身影。练习室也都找过了还是没有人,全时的收银员也说没见过他。没有了手机,说大不大的一个大厂里居然连个人都找不到了。

 

在哪都找不到人,林彦俊从急躁到紧张再到无力,他想去天台吹吹冷风,让自己清醒一下。尤长靖就是这样轻易地左右着自己的情绪。

 

推开天台的门,林彦俊看到一个熟悉地身影蜷成一团窝在墙角。听着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林彦俊慢慢地靠近,生怕吓跑他。

 

在风声停息的时候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到林彦俊的时候尤长靖又想跑开。林彦俊没有给他这次机会,紧紧地搂住了他,只穿着单衣的尤长靖抱在怀里是冷的。

 

“对不起,刚刚不应该凶你的。”林彦俊想捂暖怀里的人。

 

“没关系。农……陈立农以后我会离他远一点的。”

 

“那你可不可以离我近一点。”林彦俊在他耳旁软软的说。

 

尤长靖被林彦俊的话弄得摸不着头脑。

 

“你不是喜欢陈立农吗?”

 

“我以为你喜欢陈立农!”林彦俊对于尤长靖的脑回路感到震惊。

 

“我不喜欢他啊,”尤长靖急忙否认,“不是,我是说我就把他当朋友啊。谁会喜欢一个管我减肥管这么严,连零食都不让我吃的人哦。”

 

听到尤长靖这么说林彦俊总算是放心了下来,开始抱怨起来。

 

“那你也要教我唱歌,明明我才是和你关系最亲的为什么你都不教我唱歌。”林彦俊一边说一边把人往门口那带,“我都被李荣浩老师说唱得很愁了耶。”

 

“哪有你这样唱情歌那种表情的啦。”解开心结的尤长靖也轻松了起来,两人又回到了之前的相处模式。

 

林彦俊扁着嘴:“那你说要用什么表情?”

 

“就甜美一点啊!”说完冲着林彦俊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明天小尤老师来亲自改造你。”

 

 

第二天尤长靖就很积极主动地跑到林彦俊寝室,说要来教那两人唱歌。陈立农觉得自己现在唱我怀念的可能没有办法投入感情,但唱一直很安静绝对能感情饱满。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我还只是个孩子为什么要被迫在宿舍吃狗粮啊!!!

 

“林彦俊,你那个爱你爱你爱你还是不对啦。我再给你唱一遍哦。”

 

“oh~爱你爱你爱你~”

 

“你明白吗?就要感情饱满一点,你就想象着对你喜欢的人表白那样。”

 

陈立农坐在尤长靖身后翻着白眼,你是傻子吗?你难道看不出你面前的家伙就是想骗你对他唱爱你吗?你为什么能给他示范十多遍“爱你爱你爱你”,却对背错歌词的我这么凶!

 

“我试试看哦。”林彦俊认真地盯着尤长靖又唱了一遍。

 

“这次可以吗?”

 

尤长靖不禁双手合十一脸着迷地望着林彦俊说:“太可以了!林彦俊你刚刚那样实在是太撩了!在我心里都在发光!”

 

“多亏你教得好。”

 

看着真心实意商业互吹的二人,陈立农想申请单身狗庇护。

 

 

 

 

公演前,林彦俊对着镜子联系着表情,却依旧被工作人员说表情不够到位。

 

“哪怕只是和你分开了一秒

也不能忘掉你天天的微笑

只要你在所有乌云都能散掉

你说多奇妙 oh baby bae ”

 

从镜子里看到走过来的尤长靖,林彦俊的表情不自觉地就变得柔和。

 

“这一次可以耶,表情好了很多。”工作人员惊喜地说。

 

尤长靖明显要和林彦俊说悄悄话,但碍着有工作人员在只能扯些有的没的。林彦俊只能对着相机凶了起来,收到暗示的工作人员们立刻识相地撤退,不然送拐上门的服务她们要不起。

 

“林彦俊,你今天超帅的。这次公演你肯定又有一堆迷妹了。”尤长靖抱着林彦俊不撒手,“我的情敌又要多好几万人了。”

 

“爱你爱你爱你~”林彦俊突然对着尤长靖唱起了副歌,“没有你在我唱不好这首歌的。”

 

“尤长靖,你答应我一定要一直陪着我,我发现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了。”

 

“你也不能提前抛下我走哦,你不在我就很空咧。”尤长靖踮起脚尖在林彦俊耳边说道,“我唱我怀念的时候你要仔细听哦。”因为我是想着你唱的。

 

“我的歌也是送给你的,仔细看镜头,我只有想着你才会笑得甜美。”

 

尤长靖放开林彦俊,仔细检查了自己没把粉底蹭到他的衣服上,“果然今天的你嘴很甜哦。”

 

林彦俊突然低头把尤长靖壁咚在墙角,低头轻吻了他:“你可以亲自尝一下。”

 

公演的结果让两人都颇为满意,尤长靖更是一举拿下了voacl组的第一得到了所有在场全名制作人的认可。

 

 

 

 

在节目组和公司的安排下两人开始在镜头中频繁同框,对于这一切林彦俊十分满意,光明正大地能霸占尤长靖的时光总是美好的。

 

林彦俊觉得自己对尤长靖的喜欢已经表现的明显到除了尤长靖本人以外全部都知晓的程度。

 

林彦俊能不能给镜头一个正脸?不要总是看尤长靖!

 

摄像老师无数次的私底下“祈求”林彦俊。

 

“不好意思,踩到你的脚。”

 

尤长靖在录制中踩了林彦俊的鞋,众人都为其捏了一把汗,思考着制霸送拐的时候应该怎么拦,这期节目应该如何剪辑才能播出。

 

“没事没事。”林彦俊脸上依旧挂着笑容,还怕尤长靖崴脚扶着他的背。

 

尤长靖却毫不留情地吐槽:“平时踩到他的脚不会没事,就打死我!”

 

你这个小白眼狼,我什么时候打过你?

 

镜头对面的工作人员全体笑而不语。打死你?呵呵,不存在的。

 

 

在录制相互为对方画像的环节,林彦俊执意要等尤长靖,不愿意先行去染发。

 

“他要是过来没看到我会不开心的。”林彦俊这样说道。

 

谁知这一等就是三个小时,尤长靖可能是第一个能让林彦俊等这么久的人了。林彦俊一个接着一个吃着小面包,看着姗姗来迟的尤长靖似笑非笑。

 

工作人员在采访环节特别问了谁是尤长靖最爱的人。

 

蔡徐坤和Justin凑着热闹,陈立农被之前的乌龙事件弄怕了躲得远远的,林彦俊就吃着小面包胸有成竹地等着尤长靖的回答。

 

“我喜欢的人有很多……但最爱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尤长靖心虚地瞄着林彦俊。

 

算你识相。

 

“那就是我自己!”尤长靖皮了这一下很开心。

 

“砰”地一下,林彦俊的任督二脉被打开了,舍不得给尤长靖送拐,只能发泄在食物上。当发现连小面包都没了的时候,林彦俊彻底忍不下去了,爱情没了面包也没了!

 

尤长靖殷勤地为他找着小面包,赔着笑脸,当知道那人就坐在等了自己三小时后心里愧疚不已。

 

“对不起啦。”尤长靖主动赔礼道歉,“都怪林超泽,都是他害的我这么晚来的。”

 

“还推卸责任哦。”

 

“那我保证晚上去你宿舍不会迟到。”尤长靖说完控制不住地脸红了。

 

林彦俊也不舍得真的去责怪他,揉了揉他一头小卷发催着他去录制了。

 

在录制尤腻腻小画坊的时候两个人的互动让采访的番番觉得自己在看台湾偶像剧,这都是些什么青春恋爱系的对话啊?情歌对唱可还行?

 

“潇洒小姐副歌怎么唱来着的?”林彦俊哼着走调的副歌。

 

“oh~~oh~~我喜欢~我喜欢你~~”

 

“嗯,我也喜欢你。”

 

“诶,我很好cue耶。”尤长靖气得想摔笔。

 

番番看着两人的互动和最后完全不符合节目要求的画作,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们啊!这种完全不需要剪辑师用心剪辑营业的CP节目组里已经不多了!

 

 

 

可是在测谎仪的环节尤长靖却前所未有的伤心了。

 

他说出关系最好的是林彦俊并且自信满满地让节目组问林彦俊二十强里是不是和他关系最好的时候,听说林彦俊的答案是不是,并且通过了测谎。

 

连工作人员都看出了自己的不开心,还好心地替自己解围。可尤长靖还是忍不住难过,明明自己是用真心待他为什么换不来真心。

 

林彦俊事后知道节目组私自把题目换成了是不是最好的朋友的时候,气得一个个去敲门送了拐。

 

废话!谁要和尤长靖做最好的朋友!我要做他男朋友,OK?

 

那一晚整个录制的工作人员排着队在尤长靖宿舍门口向尤长靖解释事情的前因后果,并送上诚挚的歉意,叮嘱他一定不要误会林彦俊。

 

之后大厂里的孩子们说,林彦俊可以一天不洗澡,但不可以一天不盯着尤长靖。

 

大厂里的孩子们还说,尤长靖可以一天不吃饭,但不可以一天不夸林彦俊。

 

大厂里的孩子们还教了工作人员新词叫做“林不离尤,尤不离林”

 

TBC

 

 

 

 

评论(29)

热度(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