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买色谱仪

HDDP_WebX查无此人

【林秦】西装密码(8)

#傻白甜#

#双向暗恋#

#ooc都是我的#

#告白成功啦,这章粗长#


晚上很不巧的下起了雨,秦明的办公室里一直有备用伞,但他却觉得这是个不好的兆头。是不是这是老天在暗示自己晚上不要去饭店?秦明拿起手机想要给林涛去个电话,告诉他今晚下雨自己先回家了。

“喂,老秦啊,我已经处理完事情就要下班了。你等我一下,我马上上来,我们一起去饭店。”

秦明听到电话那头乒呤乓啷的声响拒绝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好。”秦明挂了电话把伞丢进了抽屉。

 

“走吧,我们开车一起去。”天知道林涛今天为了西装不褶皱付出了多少努力,同时他深感平时秦明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你不去接你的宝宝吗?”

“没事,我们先过去就行。”我这不是已经接到了嘛。

“不等李大宝了?”

“她说家里有急事先回去了。”林涛扯了个谎,装得可怜巴巴的样子,“老秦,你不能学她离我而去啊。”

“嗯。”

秦明的气压越来越低,林涛只当他是因为下雨而心情烦闷,同时也暗暗祈祷自己千万要成功,不然今晚下雨就没人陪秦明了。

林涛光顾着在脑海中循环播放自己预先演练的台词,没有和平时一样和秦明插科打诨。秦明平时就不轻易开口主动说话,更别提今天这个日子了。车中的氛围显得有些凝重,林涛却迟钝的没有察觉。

 

到了饭店,林涛贴心地为秦明撑着伞,为了不让秦明淋到一丁点的雨,林涛恨不得把整把伞都给秦明撑着。秦明却因为心中的别扭和林涛故意保持着距离,这使得从停车位到酒店门口短短几步路,林涛的西装已经淋湿了半个袖子。

“你袖子湿了。”秦明知道林涛今天一天都很珍惜这套西装,却被这几步路弄湿了半个袖子,秦明心里有些内疚。

“啊……”林涛这才发现西装被打湿了,“那你没被淋湿吧?”

“没有。”

“那就好,饭店里空调足很快就能干的。我们先去位子上坐着吧。”

秦明跟着林涛走到了位置上,很自然的把林涛身边的位置空出,坐到了他的正对面。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林涛时不时低头看看手机,有时候回几条微信。秦明则在放空自己,他讨厌迟到的人,而林涛的这个宝宝已经迟到了三十分钟了。

“老秦,要不我们先上菜开始吃吧。”秦明的胃不好,林涛怕过了饭点饿着秦明了,再说他也原本就没有那个劳什子的宝宝要等。

“她不懂礼貌,我们不能这样不懂规矩。”秦明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担心早开饭万一那个姑娘过来生气了,林涛今天的好事也就彻底泡汤了。

林涛一听秦明不肯吃饭就急了,他哪来的宝宝,这时候他只能发微信给李大宝请求救场。

【宝哥宝哥,救急。】

【老秦不肯开始吃饭说要等那个宝宝。快用那个备用手机给我来个电话。】

李大宝本来就是在家随时待命给林涛做后勤,收到微信立刻行动了起来。

林涛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立刻接了起来,没说几句就把电话给挂了。

“老秦,那个我们先吃吧。她有事情来不了了。”林涛的表情一点都看不出有什么伤心,秦明有自己的小心思也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

“服务员,上菜。”

 

“老秦,你尝尝我都点了你比较喜欢吃的菜。”林涛知道秦明有洁癖,只能靠说让秦明多吃两口。

“食不言寝不语。”秦明想着这顿饭原本的目的就没有什么食欲。

“那我们喝点酒吧。”

“我们开着车。你想喝的话就喝点吧。”秦明考虑到林涛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被女友放了鸽子心里不痛快,借酒消愁也是自然,“喝醉了我送你回家。”

林涛觉得自己今天的运气差极了,下雨天秦明的心情就不好,解酒告白的打算秦明又不喝酒,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对于信奉食不言的秦明更是不可能。林涛的决心越来越小,酒也一杯连着一杯没停过。

【宝哥,我觉得我可能要放弃了。】林涛喝了点酒开始自暴自弃。

【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放弃了以后别指望我帮你。还有你以后就算再告白,你有宝宝的事情就洗不白了。】李大宝连唬带吓地威胁着林涛。都说旁观者清,李大宝今天看到秦明走神的次数比认识他以来加起来还多,她就不信秦明对林涛没有感情。

【那失败了以后就很尴尬了。】

【摸摸你西装口袋,里面的调任申请是白写的吗?你怂大不了躲着。】

【宝哥,谢谢你。回头不管结果如何我请你吃小龙虾。】

 

秦明看着林涛颓废地发着微信,止不住地埋怨着那个宝宝,看来今晚是要照顾一个醉鬼了。

“我吃完了。”秦明擦了擦嘴看着林涛。

“那我可以说话了吧?”林涛干了最后一口酒,酒壮怂人胆,可惜这酒不太够,林涛还是有点怂。

“嗯,说吧。”

“老秦我们认识了十几年了吧。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林涛眼神坚定地盯着秦明,他喝酒有点上脸,红彤彤的两颊和眼角陪着今天的情景显得很招人疼。

“你不错。”

要是私底下单独问秦明,让他夸林涛他能洋洋洒洒写一篇文章,但本尊当面询问他只能挤出一句不错。

“呵,就只是不错是吗?”林涛听着自己在秦明那和李大宝一样的评价又消沉了几分。

秦明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林涛,他觉得面前的林涛和读书时失恋找他诉苦的林涛有些不同。

“老秦,后面给我点时间,别打断我的话。听我静静说完好吗?”

“嗯。”秦明觉得林涛醉了。

“我喜欢一个人很久了,但我一直没和他说过。我总觉得他对我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但我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我知道现在也觉得是我太热情使得他不得不对我才有些反馈。我今天打算对他把所有的话都说了的,但老天爷也不帮我。”

林涛的酒量绝对不止一瓶红酒,但他说着说着就觉得自己有些语无伦次,把原本背得烂熟的情话告白全给忘了。

“说了可能朋友都没得做,可不说我憋着好难受。我都和家里坦白了一段时间了,我妈都让我带着人回去瞧瞧。但我却连告白都没说过……但我真的害怕啊,我觉得如果能待在他身边一辈子就行了。可人真的是个贪心的动物啊,你说我该不该博一下?”

林涛眼中的深情能让人溺死在其中,秦明看着他眼中自己的倒影不由地心悸。

“你就这么喜欢她?”

“嗯。我爱他。”

听到林涛说出爱这个字的时候秦明埋下了头,盯着面前的餐盘没有勇气再看林涛一眼。

“既然都是爱了,告诉她吧。你很好,不会有人舍得拒绝的。”秦明的尾音已经开始颤抖。

听到秦明的话,林涛瞬间觉得自己希望很大,拿出准备好的礼物——一枚领带夹,放到了秦明面前,模样虔诚极了。

“秦明,我爱你。从很久之前就开始了,我不是同性恋,真的,但我就是爱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你不用很喜欢我,只要能让我在你身边爱你就可以了。”林涛看着秦明的头越埋越深,“你要是觉得我之前以朋友的身份赖在你身边不舒服的话,我向你道歉。你抬头看看我好不好,我只想要对着你再说一次我爱你就好。”

秦明慢慢地抬起了头,他的脸上有两道明显的泪痕。看到秦明流泪,林涛一下子慌了神,连忙起身坐到了秦明身边,他握着秦明的肩膀让秦明面对着他,秦明就如同玩偶一般任他摆弄。林涛小心翼翼地用拇指抹去了秦明的眼泪,可眼泪却源源不断地再次涌出。林涛捧着秦明的脸,深情地说:“秦明,我爱你,让我做你男朋友好吗?”

林涛等了很久秦明还是那样望着他没有言语,林涛露出了苦涩的笑容。他故作坚强地说:“老秦,你就当我刚刚那些话都是酒后胡言吧。我们以后还能做朋友吧。你也不用刻意避着我,我去省厅的申请书也写好了。”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了这好的纸,展开放在秦明眼前。

“对不起,今天吓到你了。”林涛准备起身离开这个尴尬的地方。他觉得自己的衣角被人拉住了,林涛不解地望着秦明。

“你的女朋友呢?”

“没有女朋友,从大学毕业就没有过女朋友。”

“宝宝是谁?”秦明微微鼓着腮帮子,“之前我有看到通话记录问你的时候,你说是你恋人的。”

林涛被问得老脸一红。

“是你……我那时候怕你知道扯得慌。”

“那今天晚上那个电话……”秦明觉得自己问得太多,但内心的不安让他不得不把疑问全都解开。

“李大宝帮忙打的。你不信现在就可以打电话问她。时间也不早了,我自己叫车回家,外面还在下雨,你开车小心些。”

秦明自己抹干了眼泪,放开林涛的衣角,直视着林涛说:“以后不做朋友了。”

秦明觉得自己被莫须有的宝宝欺骗了这么久也应该吓吓林涛,但看到林涛那一下子失了血色的脸又不忍心了。

“我答应你。”

林涛深怕自己理解错了意思,连忙问:“老秦你是答应我哪个?”

秦明扯着林涛领口自己亲手系的领带,闭着眼凑上去在林涛唇上轻轻地啄了一下。

“这个。”

林涛激动地将秦明拥入怀中,他已经不能自已,有什么比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更美好的事情呢?

秦明被勒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轻推着林涛的胸口,“好了,放开吧。我喘不过气了。”

林涛一听立刻放了手,不好意思地挠着头:“我刚刚太激动一时没控制住。你没事吧。”

秦明脸皮薄想到自己又哭又送吻的脸红的能滴血,“我们快点走吧……还有什么事到家再说。”

“好好好,我去结账。”林涛不忘把桌子上的礼物塞到秦明手中,“好好收着,收下了就是我的人了!”

 

结完帐林涛大着胆子贴着秦明为他撑着伞,秦明这次也不躲了,林涛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这把伞大了,再小点自己就能搂着秦明了。上了车秦明明知故问:“是送你回家还是去我家?”

“今天好像有球赛,我去你家吧。”

“嗯。换洗衣服在老地方。”

以前林涛常常来留宿,秦明家为数不多的休闲类衣服都是林涛留下的。

“我看了预告,明天后天大后天大大后天也都有球赛。”林涛说得好像很真诚的样子。

“你想搬来就直说。”

“那我想搬到你那去。”

“不行。”

林涛脑袋耷拉了下来,觉得自己被欺骗了。

“我们刚在一起就住一块太快了。”

“我们认识十多年了。要是我早点说你早点答应,我们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林涛不假思索地反驳道。

“我们不可能有孩子。还有你并没有早点说。”

“……”怪我喽。

林涛决定先登堂入室,然后吃干抹净,最后成为常住人口!


TBC

下章准备闭关开个车~也可能翻车……

 
标签: 林秦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5)
热度(205)
©千万别买色谱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