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买色谱仪

HDDP_WebX查无此人

【长得俊】炮友法则(6)

只是担心你有了新的朋友而疏远我罢了。

 

6、不要试图干涉对方的社交

 

 

比赛还在进行中,在紧张的赛制和不同的合作舞台下,原本就年龄相仿的男孩儿们很快就打成了一片。之前的高冷偶像都成了逗比男神,帅不过三分钟大概对这帮孩子是最好的形容。

 

合作演出是大厂各种CP们营业的好时光,也是那些真CP们光明正大黏在一块的好机会。

 

这不,蔡徐坤用了个一听就很假的理由把朱正廷挑进了自己的队伍。Justin这个温州人本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理念,一本正经地分析推理把范丞丞一起拉入火坑。

 

小组对决时,林彦俊只能感叹自己运气不佳和尤长靖没有分到同一组。

 

位置测评时林彦俊已经想好了为了和尤长靖在一起准备放弃rap组去vocal组搏一搏。

 

“尤长靖,你等会会选什么?”尤长靖的排名领先自己不少,林彦俊想提前给自己剧透一把。

 

“我怀念的吧。”

 

天意弄人,当我怀念的这首歌被选完的时候还没轮到林彦俊做选择。

 

看着张艺兴将贴纸撕下,林彦俊却破天荒的决定了自己要选爱你这首歌。

 

林彦俊没想到自己这次的选择还间接让范丞丞同学产出了著名的表情包。

 

能站得离尤长靖近一些也是好的吧。

 

 

 

这两个月林彦俊对第一天来这里自己对尤长靖说的那句话后悔不已。

 

“这次来多交点朋友总归是好的,别总和陆定昊混在一起。”

 

尤长靖,你的很有长进。

 

还真的都给我做到了吼。

 

上能被秦奋大哥公主抱,下能被灵超弟弟逛全时。完全无代沟,零差别全方位交友。

 

反观自己呢,除了节目组有意无意地安排两人做一些幕后花絮采访,尤长靖再也没有像之前在公司一样黏着自己。连林超泽在采访中都说,来了这里每个人都是尤长靖的小宝贝。一点长得俊营业的自觉性都没有。

 

 

 

“林彦俊,你看我今天是不是又帅了一点?”

 

陈立农把自己凑到林彦俊跟前,感觉面前的人和尤长靖说的一点都不一样,感觉很难聊得起来,不太好相处的样子。

 

“没有。”

 

你看果然很高冷,陈立农拿着个巧克力派坐到自己床边。

 

“可是明明今天尤长靖夸我又帅了呀。”拿出床上的小镜子,自恋的小孩又照起了镜子。

 

林彦俊把书一下子合上发出了不小的声响。

 

“你和尤长靖原来就是队友吼,为什么尤长靖一直和我提到你,你都没和我怎么说过他吼。”

 

想到之前好不容易把尤长靖拐来宿舍,准备去浴室交流感情,本应该在练习室的陈立农恰好回寝室,害得尤长靖红着脸跑掉了。

 

这次陈立农和尤长靖都选到了我怀念的组,这一点本来就让林彦俊更加不爽。

 

“他这个人就不ok啊,看到谁都夸,一点都不走心。”

 

“不会啊,我觉得他还蛮好的耶。”陈立农连忙帮尤长靖说话,“就明明按年龄应该是我的哥哥,但相处起来就很想保护他啊。”

 

“笃笃笃。”

 

“门没锁。”林彦俊心情不好不想去开门。

 

从推开的门缝里伸出一个小脑袋,正是刚刚聊天中的主人公——尤长靖。

 

总算有点良心,还知道来主动找我。

 

林彦俊计划着怎么把陈立农给骗出去。

 

“林彦俊,你也在哦。”尤长靖拎着两个大袋子走了进来,“正好刚刚去全时顺便给你带了一大包小面包哦。”

 

“农农啊,你快来看看我好不容易跟范丞丞把最后一袋子魔芋爽抢过来的。还有灵超给我推荐了这个糖说是巨好吃!还有这个是坤坤要给正正的泡面就被我拦截了下来。”

 

什么鬼?尤长靖不是来找我的?林彦俊看着除了自己那袋顺便买的面包和陈立农面前堆得两大包零食,想要摔水瓶了。

 

“你不能再吃了啦,你看你这两个月都胖了。”

 

“角度问题!”尤长靖撕开一包魔芋爽就往嘴里塞,“不信你问林彦俊。”

 

林彦俊戴上耳机背过身不再理会那两人。

 

没多久尤长靖扯了扯陈立农的袖子,说:“农农,林彦俊好像生气了。”

 

陈立农皱了皱眉头,说:“不会吧,他不是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吗?”

 

尤长靖扁着嘴说:“他肯定生气了。农农能不能麻烦你先出去一会,我哄哄他?”

 

陈立农搞不懂尤长靖是怎么从面无表情的林彦俊脸上看出生气不生气的,哦,不对是从背影就能看出来。

 

 

 

“林彦俊,你怎么生气了。”尤长靖锁了宿舍门,趴在林彦俊床头问。

 

“林彦俊,你怎么生气了!”尤长靖扯掉林彦俊的耳机,让他没法再逃避自己的问题。

 

“没有生气。”

 

“你明明有。”

 

林彦俊坐起身,说:“你说有就有喽。”

 

“那你为什么生气?”

 

林彦俊叹了口气,看到尤长靖真挚的眼神自己的火气也只能咽回去,没资格指责他些什么。正常交友而已,就算尤长靖现在和别人真的在一起自己也只能接受吧。

 

“林彦俊,我知道了!”尤长靖偷偷摸摸地凑到他耳边,“你该不会是欲求不满吧。”

 

说完就自顾自地笑开了花。

 

“尤长靖,这个笑话不好笑。”

 

“那不是笑话咧。”尤长靖低着头掩饰自己的慌张,“农农说他至少要两个小时才回来……”

 

“不许再叫他农农。”

林彦俊再不懂他就是傻子。

 

虽然感情上没有更进一步,但身体上的联系是时候回一下温了。

 

虽然一般宿舍中的摄像机处于休眠状态,但以防节目组层出不穷的套路,一般都会给摄像头前遮些东西。两人还是不太放心,走向了肯定没有摄像头的浴室。

 

 

 

陈立农回寝室的时候尤长靖已经离开,林彦俊躺在床上嘴角还挂着微笑。

 

“你心情变好了很多吼。”陈立农觉得很神奇,好像只有尤长靖有办法左右这位香蕉酷哥的心情,“尤长靖真的好厉害哦。”

 

“我警告你,以后离尤长靖远一点哦。”林彦俊半开玩笑地说道,“他是我罩着的。”

 

陈立农立刻戏精附体,假装很害怕的样子:“你是制霸,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接着陈立农把巧克力派毕恭毕敬地递给林彦俊:“这是我这个月的保护费,我只有这么多了,你千万不要送我一拐吼。”

 

 

 

 

第二天导师集体指导的时候,林彦俊的任督二脉又有被打通的趋势。

 

四个人为什么只有一个麦?

 

陈立农你昨晚怎么答应的,把你放在尤长靖手上的蹄子拿开啊!

 

韩沐伯你家秦奋知道你贴尤长靖这么近吗?

 

尤长靖,导师说你胖你为什么往李权哲身上倒过去?

 

尤长靖不出所料地得到了李荣浩老师的高度评价,但这次首次作为队长和C位的他听到老师对其他成员的意见不自觉地还是皱起了眉头。

 

当林彦俊那组上去演唱的时候,尤长靖听着李荣浩老师的评价不厚道地笑了。

 

“不太对,就感觉你们四个人不太熟。”

 

“林彦俊同学,你太丑了。”

 

不仅林彦俊愣住了,后面的尤长靖差点就要跳起来和李荣浩正面pk了。

 

林彦俊这么帅可是众人选出来的颜值TOP1好吗?!

 

还好李荣浩老师及时解释,是林彦俊皱着眉头太愁,不然可能尤长靖要大喊林彦俊你最帅了。

 

“林彦俊你那个眉头皱的我都不敢直视你。”

 

林彦俊也很无奈,就本来自己就喜欢皱眉。进爱你这一组又是因为我怀念的满了所以退而求其次。更重要的是你看到你心里的暗恋对象和别人亲亲我我,搂搂抱抱,你难道能笑得出来吗?

 

之前尤长靖那一组表演有点接触也就算了,刚刚回头瞄到灵超把尤长靖的胳膊揽到自己怀里是怎么回事?木子洋你再不管管你的小弟,我就要打人了。

 

 

导师指导结束后,爱你组四人聚在一起讨论情绪问题,四人试图用恋爱话题培养情绪。

 

黄新淳问:“如果你有情敌怎么办?”

 

林彦俊毫不犹豫地说:“揍他。”

 

在被导演瞪了一眼之后,林彦俊连忙加了一句开玩笑。

 

“如果我有情敌的话,”林彦俊看似自信地说,“不会啦,我不会有情敌。”

 

黄新淳一脸好奇:“所以你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陆定昊听完林彦俊说的那句话白眼都快翻到天花板上去了。

 

“我喜欢就是……”

 

黄新淳一脸了然:“你就是那种很霸道的那种……”

 

陆定昊想到之前尤长靖晕过去林彦俊公主抱带他去医院的场景,不由地笑出了声,就真的是霸道总裁本人没错了。

 

“也没有,就我会用我的方式把他抓住就是。”

 

想到尤长靖进入大厂之后拿的女主剧本,陆定昊就觉得林彦俊刚刚所说的句句都像flag。

 

 

 

事实证明话不能乱说,flag不能乱立。

 

尤长靖同学身为队长义不容辞地承担起了教陈立农唱歌的重担。

 

听闻隔壁爱你组为了拉近感情开始基情互撩,尤长靖也想出了情景模拟来为陈立农培养情绪。

 

“长靖,我刚刚接到一个人的电话。”陈立农的表情十分认真,一度让尤长靖当真。

 

尤长靖没来由地开始心虚:“谁……谁的电话?”

 

陈立农不知为何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了昨晚林彦俊威胁他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就一个男的。说你和他在一起了。”

 

尤长靖愣住了,林彦俊应该不会这样吧。听到摄像老师的笑声,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和陈立农演戏,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连忙说:“我也是一个男的啦!”

 

陈立农也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台词,笑得不能自拔。

 

尤长靖被气笑:“你在搞什么啦!”

 

陈立农觉得自己说的也没啥毛病,回道:“诶,要不你来演啊。”

 

“农农。”尤长靖刚叫完想到林彦俊警告自己不准叫陈立农农农,有些笑场。

 

“刚刚有一个叫阿发的男子打电话给我,让我和你分手。”

 

“阿发?”陈立农心头警铃响起,名侦探顿时上线。

 

阿发=阿八=八哥=林彦俊

 

求生欲暴涨的陈立农选择了沉默。

 

 

 

尤长靖说要练气息又把陈立农拖到了健身房,看到跑步机上的韩沐伯,尤长靖连忙过去在跑步机上开始了练习。

 

一上了跑步机两人很快就忘记了是来练歌的,陈立农自发地督促起了尤长靖的减肥大业。

 

什么只跑6,不行不行,调到12。

 

尤长靖你居然还有力气把我的调成冲刺吼。

 

“尤长靖18啦。”

 

“不要!”

 

尤长靖在跑步机上跑得气喘吁吁:“我……我差点……差点死在你身上……”

 

农农什么都不知道,不关农农的事。

 

 

回宿舍的路上,陈立农和尤长靖正好遇到林彦俊。据旁观路人的可靠消息,林彦俊周围围绕着一团黑气。

 

“林彦俊,好巧哦。”陈立农主动打招呼,“我去找锐彬谈点事情,估计要晚点回寝室。”说完一溜烟的不见了。

 

林彦俊无视了围观群众,拎着尤长靖的领子就进了宿舍。

 

“你和陈立农关系很好吼。”林彦俊板着脸说。

 

“对呀对呀。农农说下次我去台湾带我逛夜市耶!”尤长靖一提到吃的就忘乎所以,“我还从来没有去过台湾咧。”

 

你和一个台湾人同床共枕了快一年,你都没想到让他带你去台湾逛的吗?这算是歧视台南人吗?

 

“尤长靖你现在看不出来我在生气吗?”

 

尤长靖这才反应过来林彦俊的语气和平常完全不同,连忙讨好地摇着他的手臂,说:“你怎么生气了啦。”

 

林彦俊被尤长靖这种敷衍的讨好气到了,大声吼道:“以后给我离陈立农远一点。”

 

尤长靖呆住了,从认识林彦俊开始,他还从来没有这样的吼过自己,甚至感觉下一秒就会动手打人。

 

——“不许再叫他农农。”

 

——“以后给我离陈立农远一点。”

 

——“揍他。”

 

——“也没有,就我会用我的方式把他抓住就是。”

 

原来林彦俊你喜欢陈立农。

 

原来是自己打扰了这一切。

 

怪不得自己来找陈立农的时候林彦俊脸会这么黑,怪不得那晚的林彦俊在情事中格外粗暴,怪不得他会吼自己……

 

为什么你和他当了两个月的室友就会这么喜欢他,而我做了你一年多的室友啊……

 

炮友果然不可能变情人的吗?

 

“对不起……”

 

尤长靖道完歉就逃离了寝室。

 

望着还没来得及被关上的门,林彦俊懊恼至极。

 

刚刚吓到他了吧。

 

TBC

 

看评论有小可爱说虐,最后不是虐啦!

难道小可爱们不觉得小尤的脑回落很好笑很好玩吗?

qaq如果没觉得那就当是为了下一章的甜做铺垫?

 

 
标签: 长得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4)
热度(1246)
©千万别买色谱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