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买色谱仪

HDDP_WebX查无此人

【长得俊】炮友法则(5)

三人成虎亦或者是旁观者清?

 

5、不要成为对方的绯闻对象

 

终于在林彦俊的减肥餐还有陪跑下,尤长靖瘦到了120斤。当称上的数字定格在120的时候整个练习室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林超泽一边海豹式的鼓掌一边大喊着:“尤长靖你好棒哦!”

 

尤长靖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终于做到了,以后可以从一个实力派变成一个偶像实力派了。

 

“你们再过一周就要去廊坊参加271主办的一个综艺了。”培训老师说道,“一共有一百位练习生参加,其中选拔出九位可以出道。当然我们公司将会选出九名练习生参加比赛。”

 

老师看了尤长靖一眼继续说:“尤长靖因为实力还有他所做出的努力已经在这九人候选名单之列,林超泽的舞蹈功底也是有目共睹的。剩下的几个名额上层还会商议再决定。同时我希望林超泽作为队长能把队伍带领好。尤长靖你……你就管好自己的嘴就行。”

 

这句玩笑话让本来气氛沉重的练习室又充满笑声。

 

“好了,你们加紧练习吧。还是老生常谈,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谢谢老师。”

 

众人齐声道谢。

 

 

“林彦俊,你会不会去啊。”尤长靖坐在林彦俊旁边,那人还在一遍遍练着rap的歌词。

 

林彦俊揉了揉尤长靖的脑袋,说:“不知道,听公司的吧。你希望我去吗?”

 

“当然希望啊!你不在的话我会很空耶。”

 

“好几个月见不到我,可是会很寂寞哦。”林彦俊俯身贴着尤长靖耳边轻声说,“你的身体不会想我吗?”

 

尤长靖用力地推开林彦俊,压低声音说:“这么多人你在说什么?”

 

林彦俊没留神跌坐在了地上,歪着嘴坏笑说:“我说你晚上不是胆子小要我陪着睡吗?你想到哪里去了?”

 

“你不要乱讲。”尤长靖气得想扔瓶子。

 

林彦俊心里也很忐忑,要是真的没有入选自己和尤长靖分开的这几个月会发生些什么?他不敢去想,也不愿去想。两个人究竟是什么关系他从来也是逃避这个问题,如果没有爱肉体的记忆也会随着时间慢慢消退的吧。

 

如果几个月后尤长靖出道了,自己还在练习室里练习,两个人的关系也就彻底结束了吧。

 

林彦俊甚至设想着那时候的场景。

 

可能尤长靖会跑来和自己说,林彦俊,我现在是个艺人了,不能和你有这种不正当的关系了。我们到此为止吧。你要多少钱你开个价。

 

也可能很尤长靖地说和你在一起的时光很开心,但现在只能断了。说的时候一定是那种水波粼粼的眼睛望着你,满脸愧疚却让人不舍地拒绝。

 

更有可能慢慢地没了联系,没有一个正式地告别,就像两人也没有正式开始过那样。时间冲淡了一切,甚至等有一天给对方发微信会跳出来一句【你们还不是好友,请发验证消息申请】或者更彻底的一句【信息已发出,但对方已拒收】

 

林彦俊真的很想去那个比赛了,出不出道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和他待的再久一点,去了新的环境认识新的人可能就能更好地放下吧。

 

不知哪传出的小道消息说可能按公司积分选人,身为扣分榜傍一的林彦俊有些慌了。比他更紧张的是尤长靖,甚至小题大做地去和老师“自首”坦白林彦俊点外卖是怕他饿着,领罚跑步是为了陪跑的时候不给他压力。

 

“长靖啊,你和彦俊的关系是真的好。”老师被一脸严肃的尤长靖给逗乐了,“九人名单出来了,林彦俊也在其中,你放心吧。”

 

尤长靖嘴上说着不是特地来说的,只是觉得要是因为这种事让别人失去机会不好云云。心里却乐颠颠地想去告诉林彦俊这个喜讯。

 

可晚上回家还没等自己把憋了一天的秘密告诉林彦俊之时,就被按在床上除了呻吟再没力气说别的话了。

 

今晚的林彦俊比起之前粗暴了许多,直到尤长靖嗓子都有些沙哑才作罢。

 

完全地黑暗中林彦俊偷偷摸摸跑到浴室,开着排风扇抽掉了整整一包烟。自从认识尤长靖之后他已经很少碰烟了,尤长靖要唱高音不能闻烟味对他嗓子不好。而且尤长靖的滋味远远好过尼古丁给人带来的片刻欢愉。

 

 

 

第二天公司公布了九人名单,林彦俊赫然在列。

 

“尤长靖,你不要怕吼。我会一直睡在你身边了吼。”林彦俊心情分外美丽。

 

作为早一天就被剧透的尤长靖,本想昨天晚上就告诉林彦俊这个消息却被正主给拦了下来,可能是老天爷不喜欢剧透吧。

 

接下来就是为了表演舞台的练习阶段,时间很紧所有人都希望能呈现出最棒的效果。九人之中只有尤长靖一人合了几次舞之后扶着腰坐在一边休息。

 

“尤长靖你怎么现在就开始偷懒了啦。”陆定昊身为一个舞蹈bug的存在一刻都不敢休息。

 

尤长靖瞪了林彦俊一眼,揉着腰说:“我年纪大了啦,体谅一下老年人的腰好不好!我保证明天绝对加倍补回来!”

 

林彦俊自知理亏,难得在旁边帮忙说话,给尤长靖端茶递水显得狗腿得很。众人皆叹人设不保。

 

 

 

去廊坊前夜,刚进行了一场温和的床上运动的尤长靖同学趴在床上指挥着林彦俊收拾着行李。

 

“我睡觉认床的,帮我把床上用品都带上。”

“那个抱枕我也喜欢能塞进去吗?”

“我那几套可爱的睡衣睡裤也要带。”

“私服的话就带格子衬衫,条纹衬衫,波点衬衫……”

“啊,还有护肤品和零食也别忘了。”

 

“尤长靖你渴吗?”

 

尤长靖疑惑不解:“挺渴的。”

 

林彦俊认命地给他接了杯温水放在床头,看着一地狼藉的行李,说:“你怎么不打算把家都搬过去算了。”

 

“要在那里待四个月,我们不多准备一些吗?”尤长靖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清单有什么问题。

 

林彦俊看到尤长靖期待的眼神选择了妥协。

 

于是乎两个人第二天带着四个28寸的行李箱踏上了征程,尤长靖想带的都带上了。林彦俊为了能给尤长靖多装些零食只带了几件贴身换洗的衣物和演出服,也就是说四个箱子里三个半装得都是尤长靖的东西。

 

唉哟,反正很多东西都可以共用的嘛。尤长靖心虚的说。

 

嗯,就反正节目组应该会发训练服发生活用品不用带很多。林彦俊认同地说。

 

其它团员实名谴责。

 

 

刚踏入大厂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就浓厚了起来。身为香蕉娱乐的练习生,有着国民老公之称的老板的公司收到的关注总是更多的。

 

“你不要再喝水了啦。”邱志谐拦着尤长靖,“到时候你表演前总跑厕所怎么办。”

 

听从公司安排的在自评级的时候选了B,表演时尤长靖有惊无险地饿着肚子将高音唱得稳稳当当,林超泽的编舞也受到了导师们的一致好评。

 

林超泽不出意外地拿到了A,而尤长靖则保住了原评级B,其他成员都降到了C。从那一刻起他们真正的明白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已经彻底拉开了序幕。优胜劣汰就是这里生存的法则,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等100个学员都表演完毕,工作人员宣布了宿舍分配。林彦俊和尤长靖不在一个宿舍,尤长靖偷偷扯着林彦俊的衣角将他拉入厕所。

 

“这里好可怕哦,到处都有摄像头。”

 

他们来之前公司特地多次关照,在踏入大厂的那一刻他们就无时无刻可能出现在公众视线中,时刻需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动,因为你不知道哪里会有一台摄像机拍着你。

 

“我们还不在一个寝室。还好陆定昊和我一起,我晚上要是害怕还可以去找他睡。”

 

“不行!”林彦俊立刻否决。

 

“林彦俊,这么多不认识的人在一起我社交恐惧症都要犯了啦。”

 

“你性格很好,这次来多交点朋友总归是好的,别总和陆定昊混在一起。”林彦俊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尤长靖锁了门,于是大胆的把他抱在了怀里,“想我的时候可以来我们寝室找我。如果你想要的话浴室里没有摄像机。”

 

“你怎么脑子里总是这些不正经的东西啦!”嘴上这么说,尤长靖心里已经偷偷计划着如何串寝室的大业。

 

 

 

比赛一天一天地进行着,尤长靖的排名从69一下子进入了上位圈,这是他的实力,也是他应得的。林彦俊则感觉总在淘汰的边缘试探着,人冷话少的他甚至在前几期中都没有什么镜头。

 

直到公司来人探望他们的那天,他们才真正明白人气有时不仅仅看的是实力或者脸而是需要经营的。

 

公司老师看到尤长靖就皱起了眉头,别人进了大厂都在压力和高强度的训练下瘦了许多,怎么我们的尤长靖硬生生变成了尤长胖?

 

林彦俊看到老师皱起的眉头连忙说是昨晚喝多了水只是水肿,休息不好代谢差的缘故。

 

老师看着瘦了一圈的林彦俊说:“彦俊啊,你要管好长靖啊。易胖体质做艺人就是会辛苦一些,这也是为了他好。”

 

接着老师把几个人叫进来了一间没有摄像头的房间,拿出一份企划进入了工作状态。

 

“你们看过不少别的综艺,应该也明白为了收视率会有一些官方希望诱导的剧情出现。”

 

“在某些程度上这些剧情如果是对我们有力的,也就是说能给你们带来人气的,我们公司都是可以接受的。”

 

年纪最小的高茂桐举手示意,说:“那比如说会有什么样的情况?”

 

“比如上位圈的竞争,朱正廷和蔡徐坤之前的C位之争就可能会被节目组有所放大,变成针锋相对的矛盾。亦或者是塑造出所谓的CP,比如节目组就比较赞成官推王子异和蔡徐坤。”

 

“可明明坤坤和正廷哥关系很好啊,都快成了乐华第八人了。”林超泽吐槽道。

 

老师会心一笑,说:“这个你们放心,节目组可是花重金请的剪辑师,绝对能呈现节目组想要的效果。”

 

“老师!”尤长靖积极举手,“那我们要和谁演矛盾呀。”

 

“我们公司因为老板的关系话题已经不少了,有所谓的矛盾对你们和公司都是有害无利的。我们和节目组也说过了,重点刻画一下你们的团魂和营业一下CP就好。”

 

“啊,好累啊。”陆定昊吐槽道,“不光要练习居然还要演戏,我能不能拒绝啊。”

 

“这种演出来的粉丝很容易就看出来的,到时候反而效果不行。”老师翻了页企划书,“你们看几乎每个公司团体里都有关系比较好的连体婴,比如乐华的范丞丞和黄明昊,这皇权富贵你们应该也是听过的。而且乐华的朱正廷除了和蔡徐坤被设定为对手,和别的人在一起都是拿着女主剧本的。”

“人家坤音虽然穷,但两个两个从父母CP到真挚的洋灵兄弟情都有了。果然的星鬼,觉醒的韩沐伯和秦奋。”

“这里面有真有假,而公司不在意你们是不是真的在谈恋爱,又或者是和谁在谈。公司看重的是你们的发展和人气。一个CP的成熟可能就是双倍的粉丝。”

 

姜京佐问:“那我们也要营业CP哦。”

 

“你们随意自我发挥就行,别太刻意都没问题。”老师停顿了一下,目光锁定从讲话开始离林彦俊还有三个身位现在已经挪到他身边开始说笑话的尤长靖。

 

“我们公司打算推林彦俊和尤长靖。”

 

尤长靖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朵根,林彦俊也皱起了眉头。

 

“老师啊,我演戏不ok的啦。”

 

尤长靖心里本来就有鬼,之前让林彦俊在自己妈妈妹妹面前冒充男朋友已经很不好意思了,现在居然要在全名制作人和其他练习生面前组cp。

 

林彦俊没想到尤长靖这么抗拒,果然长时间没有在床上交流感情,感情是会变淡的。

 

自己还想借着这次机会争取假戏真做,顺利炮友转正,尤长靖居然给我来这一出。

 

看着被点名而紧张的尤长靖不自觉地拉着林彦俊的手臂往他身后躲得样子,老师笑着说:“长靖,你放心。你们不需要像其他凑起来的CP强行营业,你们之前怎么做,现在还怎么做就行。”

 

“诶,这样粉丝能看出来CP吗?”尤长靖很诧异,“不营业的话会不会不ok啊。”

 

老师觉得事实胜于雄辩,拿出手机打开微博,点开超话【长得俊CP】下面已经有近万条条微博。显微镜女孩儿们绝不认输。

 

“这是我和林彦俊的CP名?”尤长靖的关注点有点偏,“长得俊?还挺好听的耶。我的天,这个博主修的这张林彦俊的图也太好看了吧!”

 

看着抱着手机刷个不停,嘴里一直在吹林彦俊的尤长靖,老师已经放弃了挣扎。

 

“所以其他人对于这两个人营业CP有什么意见吗?如果没有的话除了适当时候的助攻,其他都随缘吧。”老师合上了企划,对于自己团队的几个男孩由衷的满意,都不用自己操心人设和营业就自己成长了。

 

“老师你放心,我们一定全力配合。”

 

与此同时在别的小房间,其他公司的老师们都拿着长得俊CP作为CP的营业典范。

 

他们的说辞都像提前对过稿子一样,“你们可以好好学学人家香蕉的那对CP,演得就和真的一样!”

 

对此皇权富贵CP和洋灵CP在走廊相遇,聊到这个话题,说自己就是真的居然比不过那对营业的。路过的董岩磊插了一句,你们怎么就知道他们不是真的呢?

 

一夜间,整个大厂已经锁死CP的内部名单上又多了一对小情侣的姓名。

 

TBC

 

PS让我暗搓搓地祈祷一下泉州场的糖吧!

 
标签: 长得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6)
热度(1210)
©千万别买色谱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