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不买色谱仪吗

【长得俊】炮友法则(3)

你有几个朋友见过你的亲人?

 

3、不要让对方认识你的亲人

 

林彦俊和尤长靖的亲近程度在尤长靖原先的死党陆定昊眼中是不可思议的。为什么一个新来的台湾仔就夺走了自己在尤长靖心目中最好的朋友的称呼。

 

“尤长靖,你和林彦俊怎么能这么熟?他看起来就很不好相处啊!”陆定昊虽然身为本地人,还是先来的练习生但就在气场上拼不过林彦俊,只敢私下抱怨两句。

 

吃着林彦俊用跑圈换来的一餐外卖,尤长靖说:“我觉得他还蛮会照顾人的啊。你看我们宿舍这么干净都是他理的呢。”

 

林超泽听完说道:“要是我的室友能帮我理宿舍点外卖我也和他天下第一好!”

 

 

 

 

尤长靖和很多人都能相处融洽,讨好型人格的他很难让人不喜欢,可在他心里真正的朋友却为数不多。他的人缘很好,但真的朋友却很少。

 

林彦俊和很多人都不相处,凶狠的眼神和紧皱的眉头让觊觎他那张俊脸的人都望而却步。他过于看重感情,能和他成为朋友的人也寥寥无几。

 

而林彦俊和尤长靖之间的关系却是如此的难以界定。

 

他们在外人眼中是如此亲密的朋友,确实他们足够亲密,亲密到探索过对方身体的每个地方,看过对方不轻易示人的样子。可在两人心中又对彼此是如此陌生,除了彼此身上的敏感点外,再也没有多余的了解。

 

可能是那晚酒精作祟,可能是费洛蒙的躁动,也可能单纯的就是那夜的月色太美。在林彦俊成为练习室的第一个满月,两个人在宿舍的床上又滚在了一起。

 

“可以吗?”当两人都已赤裸相见林彦俊开口问道。

 

“嗯,”尤长靖主动将手环上了他的脖颈,“不接吻就行。”

 

林彦俊明白今晚的一切如爱情无关,只是欲望的宣泄。

 

只走肾,不走心。

 

 

 

林彦俊自问不是一个禁欲主义,但内心是一个文艺青年的他曾经坚信性爱关系是应该建立在一段彼此相爱的感情之上的。他和另一个人发生肉体关系的前提一定是与那个人的灵魂达到了共鸣。他从未想过会和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产生肉体关系,更不可能与人保持纯粹的肉体关系。但尤长靖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

 

尤长靖究竟是哪一点能让自己放弃了这么多的坚持?如果自己真的要寻找一个床伴,这个身材有些微胖长相中上甚至性别为男的尤长靖绝对不会是那个最合适的人选。

 

可能是缘分吧,林彦俊这样想。

 

和林彦俊稀里糊涂地上床,可能是尤长靖这辈子做的第二叛逆的事情了。

 

尤长靖曾经设想过自己感情的种种可能,很现实的他没有想过太多完美的结局,一个人的孤独终老,亦或者是顶不住外界压力无疾而终的爱情。和林彦俊这样的开始压根不在他的脑海中。

 

对于林彦俊在床上的表现尤长靖十分满意,没有和别人做过比较。可身上的男人对自己那恰到好处的温柔与自己到达临界点时那霸道地冲刺,让尤长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两个人偷尝禁果的欢愉本就是至高无上的快感。

 

为什么会拒绝林彦俊的亲吻?

 

尤长靖只是害怕自己真的动了感情,他们还有自己的梦想要去追。

 

 

那一晚之后两个人心照不宣地保持了这样的关系。

 

简简单单的一句我想要,便是一次干柴烈火。第二天还是众人眼中的好室友好兄弟,没有半点拖泥带水的关系。

 

“不知道公司怎么想的居然在发的劳防用品里放盒安全套?”陆定昊嫌弃地拿出x蕾斯丢到了高茂铜的袋子里。

 

“别给我,我也没用。”

 

“说得好像我们这里有人有用一样。”林超泽转着圈圈吐槽,“都是单身狗还用这种东西来嘲讽我们。万一我们这里有未成年来影响多不好。”

 

后来不知是谁胆子大,觉得林彦俊看起来最像蹦迪脸悄悄地全塞到了他的袋子里。

 

“我们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李若天良心发现地说。

 

“没事的,他从没领过公司的生活用品不会察觉的。”

 

几个月下来林彦俊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尤长靖:“你说公司是不是知道我们的关系了?”

 

“什么?!”尤长靖惊恐地捂住嘴怕自己尖叫出声,眼眶里充斥着泪水仿佛下一秒就要滚落。

 

“就为什么我来之后领的生活用品里有很多盒x蕾丝,”林彦俊继续说,“我今天偷偷翻了一下陆定昊他们的袋子里就没有。”

 

受到惊吓又迅速想到是陆定昊他们的恶作剧的尤长靖气势汹汹地冲出了寝室,在走廊里大喊着其他成员的名字打算让他们见识一下团霸的实力。

 

“诶,其实也就还不错是吧。”林彦俊觉得反正不发也是要买的嘛。

 

 

 

公司来了消息说几个月后有一个综艺要他们九个人组团去锻炼一下,说要是足够努力说不定能直接出道。这个消息让所有人加紧了练习,而众人之中实力最佳的主唱尤长靖被要求必须减到六十公斤,不然可能众人会失去这次机会。

 

这次有了出道这个诱惑和身负众人参加综艺的压力,尤长靖真的豁了出去,成倍的训练和几乎不见半点荤腥的减肥餐齐上。连林彦俊不顾违纪帮他点的外卖也坚决没有吃过一口。

 

这样的付出得到了应有的“回报”,在体重没有到达六十公斤之前,尤长靖在训练过程中晕了过去。

 

林彦俊在尤长靖倒下的第一时间就冲到了他身边接住了他,等不及工作人员过来,往他嘴里塞了块橘子糖就抱着他打车去了医院。

 

“叫小旋风的是林超泽不是林彦俊吧?”

 

“嗯。”

 

“那刚刚跑出去的那阵风是?”

 

 

尤长靖恢复意识之后看到自己手上打着的点滴,知道自己终于把身体给累垮了。鼻腔中充斥着医院消毒水的味道,他从小就不喜欢这种味道。自己应该是靠在林彦俊的肩膀上,这个肩膀自己已经很熟悉,口中还有淡淡的橘子味,很久没有尝过甜的滋味了。

 

这几天尤长靖的体重没怎么变化,不仅他自己着急队友们也为了这次机会而着急,他们不好意思明说,可尤长靖却私下把减肥餐都给戒了。

 

虽然很累可又饿地睡不着,目光余光瞥到林彦俊似乎在拿手机搜索东西,为了分散注意力尤长靖偷偷瞄着。

 

‘如何减肥’,尤长靖看到林彦俊打得这四个字就有点委屈,明明自己已经很努力了,原来以为林彦俊不会嫌弃自己的身材没想到。他以为会点击自动跳出来的‘如何减肥最迅速’,可他却接着打着字,输入了‘对身体伤害最小’。

 

尤长靖这么些天都没有落过泪,在此刻却没忍住呜咽了起来。

 

“尤长靖,你醒了?怎么很难受吗?”林彦俊连忙按了呼叫铃,“我叫了粥的外卖,等会到了你先吃点。公司的人已经来过了,他们也说了你不用这么拼的。”

 

听完林彦俊的话他的泪水更加止不住了。

 

“不要哭吼,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林彦俊像安慰小孩一样一下下轻拍着尤长靖。

 

从医院出来得出租车上,林彦俊问尤长靖愿不愿意和他搬出去住一段时间。

 

“就是上次你去过的那间房子,”林彦俊解释道,“离我们公司也很近,但自己住还能煮些东西,公司里已经同意了。那里我打扫一下就能住了。”

 

生病的尤长靖乖巧地揽着林彦俊的胳膊应和着,这时候就算林彦俊打算把他卖掉他都能点个头。

 

在林彦俊的照顾下尤长靖没几天又神气活现了,恢复训练的他被公司警告不能再不把身体不当回事了。林彦俊则被公司指派为督促他的那位。

 

搬进公寓那天尤长靖第一次看到如此生活气息的林彦俊,带着围裙在厨房中鼓捣着食材,灶台上的锅子咕咕作响。

 

“你把东西收一收等会就可以吃饭了。”林彦俊在厨房里直接招呼着尤长靖。

 

尤长靖自来熟地把带来的衣物一股脑地全拿到了林彦俊房里,看都没看那边上的客卧一眼。反正是公司说要他照顾自己的,到时候被丢出来他就去跟公司告状。当看到衣柜里空出来的一半空间和床上摆着的两个枕头,尤长靖满意地笑了。

 

尤长靖没想到林彦俊居然能做出如此美味可口的减肥餐,可想而知之前公司的食堂师傅是多么不用心。

 

“好好次哦。”尤长靖嘴里塞着胡萝卜口齿不清地说。

 

林彦俊憋着笑,他要是现在说尤长靖像兔子应该会被瞪的吧。

 

“以后你能一直给我做饭吃吗?”尤长靖眨着blingbling的大眼睛期待着看着林彦俊。

 

“嗯,你喜欢吃就给你做。”

 

“林彦俊你在我心里现在就是TOP 1!”

 

 

 

接下来的日子两人过着公寓练习室两点一线的生活,尤长靖则在吃吃爱心减肥餐和做做床上运动的日子中越来越接近自己的目标体重。

 

难得的一个小长假,练习生们回家的回家出去玩的出去玩,那两人却选择宅在公寓荒度人生。

 

“叮咚——”小长假的第一天清晨,公寓的门铃响了。

 

忙碌了一晚的两人被吵醒都有点火气。

 

“这么早谁会来啦。”尤长靖露出被子的部分都是暧昧的痕迹,被子之下的风景只会更艳丽。

 

“不知道,等会就应该不响了。”

 

可门铃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你去开门看看啦。”尤长靖撒娇地说,“我昨晚很累耶。”

 

林彦俊不情愿地套上裤子,顶着一身“伤痕”打着赤膊就去开门,身材好就是任性。

 

“谁啊?!”拉开门要是物业或者上门推销林彦俊随时打算送拐。

 

“不好意思吼。”

 

门外站着一个年长一些的女性和一个约莫二十出头的姑娘。

 

林彦俊觉得她们有点眼熟,自己肯定之前绝对没有欠下过什么风流债,睡了这位阿姨的孩子,这两个人是想上门讹诈吗?

 

“你们是?”林彦俊的预期中充满着不友善。

 

“你好,我是尤长靖的妈妈。”

 

“我是他妹妹。”

 

“那个我们之前听长靖说最近压力大,前段时间身体也不太好所以趁着假期飞过来吼。”门外的妇女耐心地解释道,“刚刚去他公司他老师说他住在里,所以我们就冒昧打扰了。”

 

“您快请进,不好意思让你们等了这么久哦。”

 

林彦俊的起床气瞬间消失,露出了两个酒窝,还不忘帮小姑娘把东西给提进来。

 

“尤长靖还在睡觉,我去叫一下他。你们先喝点水。”林彦俊手忙脚乱拿出两瓶矿泉水就跑进了卧室。

 

“尤长靖,快点起来。”林彦俊打开衣柜翻找着自己的衣物,“你妈和你妹妹来了。”

 

“what?!”尤长靖尖叫着从床上弹了起来,“啊!我的腰……”

 

林彦俊这边换完了衣服就开始帮尤长靖穿起了衣服,还好自己有洁癖昨晚就算再累都收拾了下房间,不然等会被阿姨看到凌乱的床单和地上随意丢弃用过的计生用品,恐怕会心脏病发吧。

 

“林彦俊,你刚刚是穿成这样出去的吗?”尤长靖试图逃避现实。

 

“就只穿了裤子……”林彦俊想到自己身上尤长靖的杰作,阿姨是过来人不肯定不明白那是什么痕迹。

 

“我完蛋了啦,你一定要救我。”尤长靖摇晃着林彦俊的手臂,他知道他最吃这一套,“你不知道大马那里对同性恋很不友好的,我爸妈好不容易接受我出柜的,你要是不冒充我男朋友被他们知道我居然去酒吧一夜情,我会死得很惨的。”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长靖他有点赖床。”林彦俊硬把藏在他身后的尤长靖给拽了出来。

 

“阿妈,妹妹,你们怎么不打招呼就来了吼。”尤长靖露出标准的讨好式微笑。

 

“哥,我们要不是这次突然过来,你都不和我说你交男朋友的事情吼!”

 

“和你说了不等于全家加上街坊四邻都知道了。”

 

“哪有!”

 

“就有!”

 

林彦俊叉着手看着那兄妹俩无意义地对话,光听声音的话真的好像两个尤长靖在对话哦。

 

“你们两个几岁了还在这里吵架哦,”终于尤妈妈发话才让两个人顺利安静下来,“长靖你都还没给妈妈介绍这个男孩子哦。”

 

“妈妈,”尤长靖红着脸拉过林彦俊的手,“他叫林彦俊啦,我们都是公司的练习生。”

 

尤长靖不善长撒谎,他心虚地不敢看自己母亲和妹妹,却被两人理解为了害羞。当他被两人夹在中间问着和林彦俊如何相识相知相爱之时,他死命地望着林彦俊希望他能来解围。

 

“阿姨,我和他是在我朋友的店里偶遇的。然后没想到过几天又是一个公司的练习生。”林彦俊继续说道,“而且正好和他是一个寝室的,我是台湾来的没有什么熟人在上海,长靖马来西亚来的也认识的人不多,就日常相处中顺其自然就在一起了。”

 

“哦哦,原来你是台湾人吼。”尤妹妹很激动地拉着尤长靖的手,“那里好像同性是可以结婚的耶。哥哥你以后可以和彦俊哥去领证的咧。”

 

“你不要乱说。”尤长靖严厉地打断了她。

 

这种过于美好的未来现在的尤长靖不敢想,也不会去想。

 

“你们中午想吃些什么,我等会去做。”林彦俊及时转移了话题。

 

“我什么都吃!”尤长靖的妹妹果然和尤长靖一样。

 

“我们一家已经麻烦小林你了,午饭我来做吧。”

 

“您大老远过来哪有让您下厨的道理,我做饭肯定没您好吃但勉强还是可以的。”林彦俊的冷酷人设全然崩塌。

 

“那就麻烦你了,真的不好意思。”

 

“妈,以后反正都和彦俊哥是一家人了。”尤妹妹已经死心塌地地认准了自己这个哥夫。

 

等林彦俊进了厨房后,尤妈妈语重心长地嘱咐着尤长靖,让他注意身体又让他认真对待这份感情。

 

我看得出小林很在乎你,你也要对人家敞开心扉的好哦。

 

尤长靖不知作何反应只能附和着笑着,如果一开始真的能和林彦俊说的那样相识相知相爱那该多好,可惜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饭桌上尤长靖埋头只顾着吃,尤妹妹则对林彦俊好奇的不行,恨不得把他的祖宗八代都打听个遍。林彦俊却一反常态的问啥答啥,还不忘帮尤长靖夹几筷子菜。

 

尤妈妈和尤妹妹吃完午饭,留下了尤长靖喜欢吃的大马特产和他阿嫲做的卤肉,就说准备离开了。她们说不打扰尤长靖两人难得的清闲日子,说自己第一次来上海也计划好好玩一圈。

妹妹还特地要了林彦俊的联系方式,说以后要是尤长靖不乖可以联系她,她会转告妈妈来教育他。

 

“诶哟,终于结束了。”

 

送走两尊大神,尤长靖瘫倒在沙发上。

 

“你除了陪你妈和你妹聊天应该啥都没干吧?”林彦俊收拾完碗筷,在整理着尤妈妈留下来的特产。

 

“你不懂你在做菜的那些时光里我一个人是多么的紧张和心累!”尤长靖吃着林彦俊特制的低卡饭后点心说,“我觉得还好她们就待了半天,要是再待久一点可能就不要我这个儿子了。这个看脸的世界对我太不公平了。”

 

“我陪你演了这么久的戏你该怎么报答我?”林彦俊眼神里闪过一丝算计。

 

尤长靖似乎做了很重大的决定,说:“那到时候我阿嫲做的卤肉分给你吃一半。”

 

林彦俊懒得和这个脑子里除了吃只有吃的人计较,从背后环住了尤长靖,手不安分地解开了那件扣子系到最高的衬衫纽扣。

 

“我比较想吃怀里这块卤肉哦。”

 

TBC

 

 

评论(36)

热度(937)

  1. 梅阑落真的不买色谱仪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