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买色谱仪

HDDP_WebX查无此人

【长得俊】炮友法则(2)

千年修得共枕眠,同床共枕不是炮友该做的。

 

2、不要与对方同床共枕

 

 

林彦俊并没有像尤长靖想的那样为难他,似乎真的如同自己所说的那样把之前的一切忘得干干净净。和别的练习生不认识,他就独自一人对着镜子练着舞,到了吃饭的点,练习室里的人都陆陆续续去食堂觅食,林彦俊却依然挥汗如雨。

 

“诶,你都不饿的啊。我们公司过了饭点就没吃的了。”

 

练习室只剩下了两人,尤长靖因为减肥和食堂无缘。

 

“我刚来不认识食堂。”林彦俊微喘着回答,“麻烦前辈带我去食堂?”

 

“我才不要咧。”尤长靖直接拒绝了,“看得到吃不到这种事情我不做的。”

 

这件事搁在原来尤长靖就算自己不乐意也绝对会带着新人去食堂,可能还会介绍一下哪个菜色比较好吃。从小到大的他就是这样的好好先生,宁愿自己受点委屈。

 

“那算了,我一个人也懒得去。”说完点了播放键继续练习,看着镜子里尤长靖一闪而过的愧疚神情,林彦俊问:“你减肥真的什么都不吃?”

 

“就公司的减肥餐啊,吃那种餐我还不如啃一口小零食。热量都一样,幸福感高多了。”尤长靖摸着自己口袋里续命的零食,那是他留到饿得不行的时候的续命餐。

 

“这么拼的吼。你不算胖啦。”

 

“你站着说话不腰疼,有腹肌的人说这种话都不会脸红哦。”尤长靖想到林彦俊那时候的身材就羡慕的不行。

 

“咕——”林彦俊的肚子发出了响亮的叫声,“食堂在哪?我是真的有些饿。”

 

“诶,现在这个点你再过去食堂都要关门了。”

 

尤长靖发誓自己不是心疼林彦俊饿肚子,而是想要把他喂胖就显得自己瘦了。他不舍地掏出口袋里仅存的两个小面包,递了过去。

 

“给我的?”尤长靖的表情和幼儿园被教育要分享玩具的小朋友一样,心不甘情不愿但又不想丢了面子。没等尤长靖反悔,林彦俊就接过了小面包,撕开了包装往嘴里送,“谢谢,味道不错。”

 

看着林彦俊几口就解决掉了自己的救命粮,尤长靖只能安慰自己这样能瘦的。

 

“明明不舍得干嘛要给我?”林彦俊靠在墙边问道。

 

“就……吃人嘴软嘛。以后你是我室友了,提前搞好关系。”尤长靖随口找了个理由。

 

林彦俊看着手中小面包的包装,这是什么牌子的小面包怎么可以这么和自己的心意?

 

一年后很多人都知道了一个冷酷的台湾少年十分执着于某个牌子的小面包,却没人问出真正的原因。味觉记忆比其他的记忆更为长久,可能这个牌子的小面包就是有着特殊的魔力吧。

 

 

住宿过的人应该都明白,一个好的室友会让人每天都心情愉悦,一个合不来的室友会让你连睡觉都是一种煎熬。

 

尤长靖自问不是一个很合格的室友,没有处女座应该有的洁癖,却有着处女座的强迫症。

 

当林彦俊拖着行李箱推开尤长靖寝室的门时脸立马黑了一度。四处乱丢的热带岛屿风格的衣服裤子,出现在各个角落的小零食,除了床以外好像没有能让人坐下的地方。

 

“额,他们没和我说会有室友来,所以没来得及收拾啦。”尤长靖想到那天醒来林彦俊家里整洁的样子话说的十分心虚。

 

“你看我们宿舍够大哦,之前我那个室友没住几天就因为家里不让当练习生走了。我就一个人住这个寝室,超爽的!”

 

尤长靖边说边把散落在各处的衣服给捡起来放在一块,呀,这里怎么还有只袜子,藏起来藏起来。啊,我就记得还有一包魔芋爽原来在这里,放起来放起来。

 

“你慢慢理,我先去洗个澡。”眼不见为净,林彦俊想到那晚把这样的尤长靖直接扔上了床就有点头疼。

 

“哦哦,我争取你洗完给你腾个坐的位置。”尤长靖冲着浴室喊着,“我这里只是乱,我很爱干净的!”

 

看着还算整洁的浴室林彦俊无力地摇了摇头,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尤长靖已经把寝室理得一尘不染才发现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林彦俊居然还没有从卫生间里出来。尤长靖以为自己凌乱的寝室把林彦俊吓得只能躲在浴室,自己以后怕是要过上整洁的日子了。

 

“林彦俊!”尤长靖用力拍着卫生间的门,“你没事吧!这么久都没出来!我已经整理好寝室了!包你满意!”

 

唰地一下门被打开,尤长靖没收住力道径直倒了下去,林彦俊本能地地闪了开来,发现这样尤长靖可能要和地面做个亲密接触又眼疾手快地把他拉在了怀里。

 

“谢谢……”尤长靖心有余悸地用手顺着胸口。

 

林彦俊没有回答,紧紧地皱着眉头,尤长靖可能是自己的克星,刚洗完的澡又要重洗了。

 

“我去!”尤长靖的高音果然很优秀,“你为什么全裸着!你是变态吗!”

 

要重新洗澡心情很糟糕,被人说成变态心情更加糟糕,林彦俊心情糟糕就想说冷笑话,不是,是想撩人。

 

故意当着尤长靖的面把宿舍的门反锁,露出温柔的笑容,低声在他耳边说道:“又不是没看过,再说大家都是男的,你有的我也都有。”

 

本是玩笑话但在尤长靖耳朵里却听出了别的意思,连炮都约了还装什么矜持。

 

“喂,尤长靖。”林彦俊察觉到了他的异常,“我只是刚才忘了不是在家里,换洗衣物和浴巾都在行李箱里。听到你喊我我就开门了,你还好吧。”

 

尤长靖的衣服也被刚刚林彦俊的那个拥抱给弄湿了,他没说话走到床边,把自己裹到被子里才将湿衣服脱下扔在地上。

 

“我只是理房间有点累了,先睡一会。左边的柜子和桌子我都给你腾出来了,你等会理一下行李吧。”

 

“对不起。”林彦俊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可看到尤长靖这个样子不常说的三个字也脱口而出。

 

又听到水声响起,尤长靖试探地伸出头确认林彦俊又进了浴室才放心下来。那一夜太疯狂,自己身上留下的印子有些都仍未消去,刚刚他好像看到林彦俊背后也有自己留下的痕迹。

 

整个宿舍只有哗哗的水声,尤长靖发着呆望着头顶的床板,以后自己就不是一个人了吧。

有个见过自己人生中不堪的时候陪自己一起奋斗应该不会再这么累了,优秀学生也会有坏心思,带着笑脸的小丑可以有一颗敏感脆弱的心。

 

被自己幻想的场景逗得一会傻笑一会忧郁,尤长靖摇摇头想把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甩出脑袋,就看到床边一张放大的俊脸,他瞬间被吓得瞳孔放大。

 

“我有这么可怕吗?”林彦俊理了下刘海,“你很有趣耶,表情好丰富。”

 

尤长靖想到自己还在生气,背过身去面壁思别人的过。

 

“和你商量一下,我能不能睡下铺?”

 

“不行,不可以,不用问。”拒绝三连利落干脆。

 

“可我恐高耶,我低头看自己的脚尖都觉得头晕。”林彦俊特地带了点委屈的语调。

 

尤长靖开始犹豫:“可是我也怕睡上铺,床这么高下面还有东西很恐怖咧。”像是想到什么恐怖场景立刻裹紧了自己的小被子。

 

原来尤长靖怕鬼,林彦俊默默地记了下来。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啦,弄得好像我很对不起你一样。”尤长靖悄悄回头看到林彦俊抱着刚从压缩袋中拿出来的枕头,头顶还竖着几根呆毛,撇着嘴看着自己。

 

“好啦,我明天去和老师说再弄张单人床进来,”尤长靖目测了一下尺寸,我们宿舍反正大一些,应该放得下。

 

“OK,那没有床进来的几晚咧。”

 

“你打地铺。”尤长靖指着地板,“那里空间大,你想睡哪睡哪,贴近地面包你不恐高。”

 

林彦俊皱着眉,说:“我有洁癖,不OK。”

 

说完就往尤长靖床边一坐,“你靠进去点。”

 

不明所以的尤长靖照着做了,没想到林彦俊跟着就躺了下来。

 

“这床还不算太小,”林彦俊向内侧了身,摸了摸床沿,“我们两个侧着睡的话还有得空。”

 

“你不会是想?”尤长靖一着急忘了床上还躺着一个一米八多的男人就翻了个身准备飙高音。

 

这一翻正好撞进了林彦俊的怀里,全身都被被子裹地死死的,只露出了一个小脑袋,不知是气得还是羞得,白净的脸上染上了红晕。

 

“就是你想的那样,”林彦俊用气声在尤长靖耳边说道,“前辈要好好照顾后辈哦。你放心我睡觉很老实的。”

 

尤长靖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林彦俊说服了,林彦俊付出的代价就是帮他买一个月的早饭承包他三个月的小零食和晚上睡前不允许玩手机。一个洁癖会愿意付出代价和另一个人睡一张床,这本身就很奇妙不是吗?

 

 

 

 

临睡前。

 

一张小床放下两个枕头已实属勉强,倘若放两床被子可能就没睡觉的两人什么事了。

 

 

“林彦俊我警告你哦,不经过我的允许不许对我做些奇怪的事情哦。”尤长靖心不甘情不愿地贡献出自己一半的被子。

 

“那以后经过你允许就可以吗?”林彦俊没想到尤长靖睡觉的时候能把宿舍变成真实的伸手不见五指。

 

“shut up!睡觉!”

 

“尤长靖晚安喽。”

 

林彦俊经历了今天一天的事情又失去了睡前玩手机这个必要的过程,久久难以入睡,在完全黑暗的状态下,听觉触觉都会变得更加敏锐。

 

林彦俊既然睡不着就改为观察这个新室友。没多久尤长靖应该就进入了熟睡,不自觉地卷着被子,因为有一半被子在林彦俊这里他没卷动发出了有点气恼的哼哼。两人一床小被子很容易就有空隙,冷空气钻进来让尤长靖不舒服的嘟囔了一声,之后就自发地向着热源——林彦俊同学靠近。林彦俊把睡相不佳的尤长靖箍在自己怀中,细心地帮他把被角掖好,闻着尤长靖椰子味的洗发水,林彦俊也进入了梦乡。

 

 

 

生物钟叫醒了尤长靖,林彦俊却依然熟睡。

 

迷糊地睁开眼,尤长靖差点把林彦俊踹下床,说好的不会动手动脚呢!

 

等缓过劲尤长靖觉得可能是自己对对方先动的手,为什么自己的脸埋在人家怀里也就算了,自己的手怎么会死死地抱着林彦俊的腰啊!还有虽然是生理反应但是为什么在感觉到林彦俊的小兄弟抵着自己小腹的时候自己的战友更加激动了!

 

林彦俊身上的味道好好闻哦。

 

尤长靖你清醒一点!

 

恋恋不舍地从林彦俊怀里抽出身,睡在靠墙的自己只能深呼吸平复一下心情叫醒林彦俊。

 

被人推醒的林彦俊很不爽,严重的起床气让他想打人。

 

“那个早安,我们起床去教室练习吧。”

 

“好吵,睡觉。”林彦俊伸手一捞,把那个吵醒自己的罪魁凶手拉回了被子,长腿一跨连被子带人死死地固定在了自己怀中。

 

约莫十五分钟过后林彦俊才恢复了正常的神智,看着怀里的尤长靖打着招呼说早安。

 

见林彦俊已经清醒,挣扎着起床的尤长靖手胡乱地按在了关键部位之上,接着受到惊吓般地弹开了。

 

“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林彦俊认真地解释。

 

“我知道,我也有的好不好。”小尤同学觉有有关尊严的问题不能不争。

 

林彦俊很给面子的摸了一把,给了他一个确认的眼神就进了卫生间,留下尤长靖一人在床上石化。

 

 

 

大公司的办事效率一向不高,更何况是对待几个毫无名气的练习生,宿舍的单人床近一周了都没有消息。

 

尤长靖却和林彦俊已经开始习惯这样的同床共枕,在没有训练的早晨甚至还有过一次差点擦枪走火的互帮互助。两个人对于这种相互帮助的状态心照不宣。

 

一个月后两张单人床终于搬入了宿舍,就像之前说的大公司的办事效率不高就算了,还容易出错。某个环节传话出了问题,新来的两张宜家单人床比原先的上下铺宽得多,两张床一放,原本宽敞的宿舍只留下了一条供单人走路的小道。

 

夜晚来临,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新床,这两人却同时失眠了。

 

“林彦俊,我一个人睡觉觉得旁边有点空。”尤长靖在床上滚了一圈,要是前几天保准会滚到林彦俊的怀里,然后被他警告一声别乱动否则后果自负。

 

林彦俊坏笑着说:“就不要怕啦。你身边没有我会有鬼姐姐陪你的啦。”

 

“啊!林彦俊!你很过分耶!”

 

“我睡了,晚安。”

 

林彦俊那已经没有一点动静,尤长靖却在床上烙起了煎饼,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林彦俊。”

 

“林彦俊你睡了吗?”

 

“林彦俊我害怕,睡不着。”

 

“林彦俊我能去你床上一起睡吗?”

 

“林彦俊你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吼。”

 

尤长靖蹑手蹑脚地抱着被子和枕头摸上了林彦俊的床。

 

“林彦俊,晚安哦。”

 

本该熟睡的林彦俊同学的嘴角不知为何会自己上扬。

 

第二天醒来的两人,和之前一样相互拥抱着。

 

“早啊。”

 

“早。尤长靖你怎么会在我床上?”林彦俊明知故问。

 

“就……就我睡姿不好,翻来翻去就从我床上不小心翻过来了。”尤长靖睁眼说瞎话。

 

林彦俊伸手比划了一下两床之间的距离,揶揄道:“你该减肥了,这么大的空隙翻过来都没掉地上吼,还把枕头一起拽过来了。”

 

“……”尤长靖坦白,“就昨天你吓我,我不敢一个人睡嘛!”

 

“不好意思哦,以后不会了。”林彦俊道歉。

 

可接下来的几天,分别有不同的练习生给尤长靖讲了鬼故事,亦或者是尤长靖自己不小心在床上吃东西弄脏了床单。两个人依旧是同床共枕的状态。

 

“尤长靖,你有没有听过床很久没人睡会有不干净的东西在上面哦。”林彦俊在床上看着书,尤长靖躺在他腿上看着视频。

 

“那我的那张床!”尤长靖吓得一抖,“超可怕的耶。”

 

“反正这个单人床挺大的,我们两个睡蛮够的吼。”尤长靖乖巧地跪在林彦俊旁边,“等会我们把它给折起来吧,这样我们宿舍还宽敞点。”

 

“你自己有床干嘛不睡吼。”林彦俊口是心非地说,其实心里恨不得直接把那床丢出去。

 

尤长靖理直气壮地说:“我睡觉认床的,就你的床比较好睡!”

 

于是面上不情不愿的林彦俊手脚麻利地把尤长靖的床给收了起来,竖在墙角边,尤长靖拿着自己喜欢的床上用品三件套把林彦俊的床彻底改造成了自己喜欢的样子。

 

 

很久之后来串宿舍的其他小伙伴对于那张闲置的床表示很好奇。

 

两张床放着宿舍地方太小,睡觉时候再放下来的。林彦俊这么解释。

 

那岂不是每天早上起来就很麻烦?陆定昊想到要特地早起收拾就吐舌头。

 

尤长靖点头表示赞同,说道所以我们一般不放下那张床。

 

其余众人表示你们开心就好。

 

TBC

 

 

 
标签: 长得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4)
热度(1329)
©千万别买色谱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