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买色谱仪

HDDP_WebX查无此人

【长得俊】炮友法则(1)

现实时间线

狗血剧情向

HE必定

 

-------------------------------------------------------------------------

 

 

凡事都有自己的法则,你可曾想到法则也有被颠覆的一天。

 

 

1、不要与对方在床以外的地方有所交集

 

 

尤长靖进入香蕉当练习生已经快半年了,减重到了瓶颈期,已经连续数月没有看到体重秤上的数字有下降的趋势。虽然在娱乐圈GAY不少,但对于一个还没出道的练习生来说与大多数人不同的性取向只会耽误自己的前途。

 

于是在今晚,体重平台期的第八天,公司人性化地给他放了一周的假期。尤长靖独自去吃了一顿海底捞,接着去了上海有名的一家GAY吧。他觉得自己太累了,从小是个乖宝宝的他想要放纵一把。他明白如果自己还是不能有所突破这个假期可能可以一直放下去了。

 

震耳欲聋的音乐中或柔美或粗狂的人们热舞着,尤长靖怯生生地找了个角落猫着,耳边还不时传入暧昧的呻吟。

 

看着酒水单上令人咋舌的价格,尤长靖点了杯橙汁,他小口地抿着吸管,偶尔看到动作大胆露骨的情侣连忙别过脸去,耳朵根通红。

 

宛如误入了狼群的小白兔,狼们敏锐地嗅到了猎物的味道,而兔子却傻傻地不自知。

 

就在小白兔又一次将视线离开自己的饮料,一只手迅速地将些许白色粉末撒入。酒保们不知是没看到亦或是见多了这样的场面,没有人提醒小兔子危险的降临。

 

当尤长靖觉得自己有点晕晕乎乎浑身发热的时候依然没有意识到有何不妥,难道是太久没吃东西今天吃多了海底捞所以犯困了?

 

“小朋友第一次来这里吗?”一个长相油腻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毕竟到嘴的兔子肉可不能白白跑了。

 

“不,不是。”尤长靖看着对方色眯眯地眼神终于唤醒了警觉性。

 

“哦?”那男人自来熟地勾上了尤长靖的肩膀,“那怪哥哥看走了眼,有没有兴趣和哥哥玩一玩?哥哥的技术很好的哦。”

 

一个酒保认出了这个男人,他是场子里熟客,喜欢找那些清纯的少年下手,第二天还会来炫耀自己又采了朵雏菊。酒保为了生计无法出面阻止,和刚来的朋友表达了自己的同情。

 

“不……不了……我男朋友等会就来……”尤长靖试图偷偷解锁手机拨电话给林超泽求救,但眼前越来越模糊,下身也有了反应,自己今天可能是在劫难逃了。

 

“你试试看就知道,我一定比你男朋友厉害。”说完就架起人准备离开。

 

尤长靖想到之后可能会发生的事情红了眼,自己的人生可能就这么完蛋了吧。

 

“放开他。”

 

中年男子不爽地皱起了眉头,恶狠狠地问:“你是谁啊?这里的规矩都不懂的吗!”

 

那人没有说话,直接掰开了箍在尤长靖腰上的手,把他揽在了自己怀里。

 

“你小子明抢是不是!”力道比不过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气势上却依旧嚣张。

 

那人挑了下嘴角,眼神冷得吓人,“我是他男朋友。所以这位先生是想让我报警揭发你下药的事情喽?”

 

那人见事情败露也无心去在意是不是这个少年的男朋友就匆忙跑出了酒吧。

 

尤长靖迷迷糊糊地凭着本能往身边的人蹭着,听声音好像是个帅哥,颜控的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可能还有救。

 

被人带出酒吧被冷风一吹尤长靖找回了些许的理智,腰间被那人系上了一件外套避免了自己的尴尬。

 

“谢谢你哦……”尤长靖无意识地说,“你好帅哦……”

 

“你还好吗?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

 

想到要这样回宿舍,可能会被公司的人得知自己今天如此狼狈的事由,尤长靖紧紧地抱住了那个陌生人。

 

“我这样不解决一下可能不ok,”尤长靖想既然出现在gay吧一定也是同道中人吧,愿意帮自己解围是不是也不讨厌自己。“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愿意……”

 

“那跟我回家。”

 

“好。”

 

 

 

开了家门还没来得及拿出给客人的备用拖鞋,身上拿人已经开始扯裹在腰间的衣服。等好不容易把人半哄半偏弄到床上,在床边看着意识模糊的人时,林彦俊才觉得自己今天做的一切都过于疯狂。

 

林彦俊自认为自己是个对周围人很冷漠的个性,相识的朋友的闲事都懒得管的自己,居然会在酒吧听朋友说完主动出头。

 

林彦俊一个有洁癖的处女座平时连自己没换衣服洗澡上床都不能够容忍,今天居然会让一个陌生人穿着外套直接躺在了自己床上,并且可能会将床弄得更脏。

 

林彦俊在自己之前二十多年的人生里没有觉得自己是个gay,今天也纯属因为去找熟人才会去gay吧。可看着床上呻吟扭动的少年,他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对那人有欲望。

 

“帮我……”

 

林彦俊认命地爬上了床,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了欲望发泄一下也并无不可。

 

“家里没有套。”林彦俊觉得还是对方想做安全措施自己完全尊重,毕竟和男的做他之前也只是有所了解并没有实践过。

 

谁知那人急不可耐地将自己的手按在他鼓胀的裆部,双眼通红说:“我很干净的……真的……”

 

林彦俊为这个陌生人打破了自己人生太多的第一次,可当那人躲避了自己的亲吻时他居然有点不爽。

 

在药物的作用下两个都是第一次的人将这次初体验完成的很出色,就像所有的419一样,他们在彼此身上发泄着自己压抑着的欲望。

 

直到身下的人再也射不出东西,林彦俊才结束了这场情事。看着两人身上的痕迹还有狼藉的床铺,林彦俊的洁癖终于爆发了。

 

他下床把浴缸里放好了水,把那人抱进了浴室后,将床单换了新的。接着走进浴室,他知道那人八成也是第一次而且还被药物左右,不忍心叫醒他于是自己仔细地为他清理,把他抱到床上为了方便吹头发还把那人揽在了怀里,就如同情侣事后的温存。

 

 

 

第二天林彦俊早起去买了早餐,被早餐香味所吸引的尤长靖也睁开了双眼,掀开被子看到自己身上遍布的青紫、后腰的酸痛和那处的肿痛让尤长靖明白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你醒了?”林彦俊听到房间里有响声。

 

尤长靖算是第一次清醒着看到林彦俊,他觉得自己可能应该付钱给这位帅哥。

 

“醒了就出来吃早饭吧。”林彦俊看到尤长靖坐在床上死拽着被子,“你的衣服基本都不能穿了,床头有我之前买了还没穿过的衣服你可以先穿着。”

 

穿戴完毕的尤长靖感叹了一下那人身材,明明是自己可以穿的尺码腰围正好,可袖子裤脚偏偏长出了一大块。

 

“昨晚真的要谢谢你。”尤长靖露出了自认为很阳光的笑容,他没见过面前的人的笑容,对昨晚自己也没有太多的印象,但多半看来在床上的表现差强人意。毕竟一个模特身材偶像脸庞的人和自己这样一个身材微胖的人发生关系已经很委屈了。

 

“就当各取所需吧。”林彦俊嘴上这么说可心里明白面前这个人对自己的特殊性。

 

尤长靖失落地啃着早点,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昨晚看到这个人的片刻心动可能也是因为危急时刻的吊桥效应吧,过几天应该就会好的。

 

“你吃完了没什么事就自己离开吧。我就不送你了。年纪不大以后不要跑去那种地方了。”

 

“嗯。我叫尤zhan……”

 

“不用说。”

 

尤长靖还没说完自己的名字就被打断了。

 

“我们除了昨晚在床上的那几个小时不再会有交集,没必要知道彼此的姓名。”

 

“嗯……”被泼了一盆冷水的尤长靖还是礼貌地道了谢,象征性地表达了如果对方愿意自己可以请客吃饭作为回报。

 

“不用,再见。”

 

林彦俊说完就回了卧室,没一会就传来了淋浴的声音。尤长靖离开了公寓,听到房门合上的声音,林彦俊仿佛自己做了个梦。

 

 

 

 

一周后回到公司训练的尤长靖基本全部恢复,不知是那天晚上收到了惊吓还是床上运动更燃脂,尤长靖的体重终于度过了平台期,又开始掉秤了。

 

“长靖,你知道吗,今天公司要来个新的练习生耶。”小旋风林超泽的小道消息也是一等一的快。

 

“那不会要和我一个宿舍吧?”整个公司好像就自己的宿舍还是空的了。

 

“有可能吧,听说是个台湾仔哦。好像老师带人来了。别说话了。”

 

铁打的公司流水的练习生,尤长靖对新人的兴趣可能还没有门口的阿姨奶茶大。

 

“大家好,我是新来的练习生——林彦俊。”眼神扫过练习室里的练习生们,林彦俊被角落里背对着自己的身影吸引住了目光。

 

“尤长靖!你背对着我做什么?是不是又在偷吃东西!”老师恨铁不成钢地吼着,“赶快过来和你的新室友认识一下。”

 

尤长靖连忙咽下嘴里的面包,手里的小面包都还来不及藏就被老师给拖了过去。没办法啊,自己不吃的话高音唱不上去啊。

 

林彦俊看到了熟悉的脸庞露出了笑容,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

 

“啊!”尤长靖看清楚了所谓的新人一下子红了脸,“是你啊……”

 

“怎么尤长靖你们认识?”只听上面的人说是个刚从台湾来的练习生,没想到和这个马来西亚的尤长靖认识,正好一个宿舍相处起来也方便。

 

“不认识。”尤长靖说。

 

“认识。”林彦俊说。

 

“……”

 

老师表示你们年轻人的世界我不太懂,我也不想掺和。

 

等老师走后尤长靖连忙把林彦俊拉到了一边讲起了悄悄话,把一切看在眼里的林超泽向陆定昊表示这两个人一定有猫腻。

 

“你怎么回来这里啦。”想到几天前被林彦俊呛的尴尬尤长靖就有点生气。

 

林彦俊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凑巧,原以为的春宵一梦居然还有续集。

 

“怎么我不能当练习生吼,我是长相不行还是身材不好?”林彦俊反手将尤长靖壁咚在了墙上,“你好像对我的表现不太满意。”

 

尤长靖涨红着脸威胁道:“我们以后都是要出道的人,有些事情你最好全都给我忘掉!”

 

“OK的,那以后就请前辈多多关照了。”

 

TBC

 

 

 

 
标签: 长得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5)
热度(1806)
©千万别买色谱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