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买色谱仪

HDDP_WebX查无此人

【主题联文】狠毒订票(END)

*联文主题:以“HDDP”为标题首字母,发散主题写一篇文

 选定主题:“狠毒订票”

*大家十一上班快乐鸭 

*灵感来自于色谱仪火车上的部分经历,色谱仪的经历不美好但长得俊就是爱情。

 

*正文大概9k,翻车不影响正文阅读(补了个车,再翻就说明我不适合写车)

 

 

01、

林彦俊这次回广州是去学校办理离校手续的,他终于正式毕业了,并且还再次签了个娱乐公司。

 

话说自己记得这个公司应该有国民老公王思聪的投资啊,为什么会给自己订的回广州的车票是火车票而不是飞机票?这火车票也就算了居然还不是高铁动车,是个过夜的卧铺车。

 

同公司的练习生安慰他说好歹还是个Z打头的直达车,要是给你定个K你也只能服从去坐车不是?

 

林彦俊取了票,很好,卧铺车没法洗澡,居然还是个下铺?

 

彦俊,知道你手长腿长的特地给你买的下铺,公司不差这几十块钱,这是拿到票前staff小姐姐体贴地对他说的话。

 

 

 

02、

纵使千般不情愿,林彦俊还是拖着行李箱踏上了这次旅途。不就是卧铺车,是男人就没在怕的。

 

因为只是会学校办个手续,带的行李本就不多,箱子也基本是个空箱子,里面装的是自己的睡袋还有两盒自热小火锅与一些甜品零食。林彦俊觉得在火车上吃个小火锅总比吃泡面看起来要高档些。

 

17:58,离开车只有一分钟了。

 

坐在下铺的林彦俊感慨自己还算是被上天垂怜,5车9号只有下铺的他在,中铺上铺不见踪影,这就意味着他之前的担心可以省了。

 

为庆祝自己的好运他拆了一个小面包。

 

 

03、

“咳咳咳”,林彦俊被自己的小面包给噎住了。

 

并不是这么大的人吃个东西还急吼吼的,而是一个身影在火车运动起来的一刹那冲到了自己车厢的走道上,然后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床上。

 

“啪!”

 

别误会这不是林彦俊任督二脉打开的声音,而是那个入侵者的箱子因为火车开动的惯性砸在了林彦俊的腿上。

 

林彦俊就着口水咽下了噎着自己的小面包,眼中却因为箱子撞到了麻筋含起了泪。今天自己出门一定没看黄历才会这样倒霉。

 

“真的对不起……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那个不速之客,至少林彦俊眼中是这样的,一边喘着气道着歉一边凑近了他似乎想要看看伤情,大有动手帮他揉一揉的架势。

 

这让林彦俊吓得差点蹦起来,陌生人的触碰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底线。

 

“我没事,你别过来。”

 

“哦哦。”那人把拉杆箱塞到了床底,拿出一包纸巾去了车厢一头的洗漱处,这才让林彦俊喘了口气。

 

约莫十来分钟,那人又回来了,林彦俊以为他会再次侵犯自己的床,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那人只是站在床位,双手绞着衣服的下摆,用软糯的声音说:“对不起,刚刚我差点没赶上火车所以没经过你的允许就坐在你的床上了。我向你道歉好不好?”

 

林彦俊板着张脸,回答:“不用道歉了。”只要你离我的床远一点就好。

 

那人继续说道:“我叫尤长靖,是去广州玩的,那个我等会能在下铺坐着吗?中铺好像都坐不直身子的说。”

 

林彦俊没作声,点了个头,心里却是万般不愿。

 

尤长靖也是个识趣的人,拿了张纸巾垫在了床上才坐了上去,并且努力缩小着自己的存在感。

 

 

04、

哐当——哐当——哐当——

 

火车一旦开起来车厢里也就热闹了,天南海北的人,认识的不认识的总能熟络起来,孩子也开始不安分地在车厢里跑动,陆陆续续有人吃起了零食,也有人泡起了桶面。

 

“你叫什么名字啊?你去广州干什么呀?我看你一直在看书,你饿不饿呀?”半个小时努力让自己安静如鸡的尤长靖憋不住说话了。

 

林彦俊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尤长靖却毫不气馁,说:“我带了好多零食,你看看有没有想吃的呀。我这次就是专门去广州吃东西的呢,听说广州的东西又好吃又便宜。”

 

林彦俊瞪了尤长靖一眼,可看到尤长靖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和一对兔牙目光又不自觉地柔和了。

 

林彦俊在尤长靖的目光下做出了让步:“我叫林彦俊,你想吃零食就吃吧,注意点别弄在床上就好。”

 

得到了许可尤长靖连忙拖出了拉杆箱,打开展现在了林彦俊面前,热情地说:“果然长得帅的人都是好人,你看看有没有你喜欢吃的东西。我带了不少零食呢,毕竟要做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呢。”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林彦俊差点以为这个叫尤长靖的少年把超市里可以看到的零食都装了进去。薯片、呀土豆、芝士条、玉米片、奇多、萨琪玛、菜园小饼、麦丽素……甚至还有乖乖。

 

“你有没有喜欢吃的?”尤长靖拿起一包乖乖递给林彦俊,“这个你吃不吃?我觉得特别好吃的呢。”

 

林彦俊发誓本来自己是不想接的,但是乖乖就真的很好吃啊。而且别人给的东西不接受是不礼貌的,于是他勉为其难地接受了这份好意。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中,他耳边“咔嚓咔嚓”吃零食的声音就没断过,面前的果壳盘已经堆得和小山一样高,而那人的行李箱也腾出了不少的空间。

 

“啊——居然已经七点半了,到了吃晚饭的点了呢。”尤长靖嘬了嘬手指,拿出湿巾纸把手擦干净,从行李箱中拿出了坐火车必备单品——火腿肠加碗面,想到自己因为行李限制只带了一碗就有些失落。

 

“林彦俊,你带晚饭了吗?是打算订火车上的便当吗?你要吃泡面吗?我可以把我的给你。”尤长靖嘴上这么说,却把泡面抱得死死的。

 

林彦俊自然不会去拆穿面前这个人的小心思,摇了摇头,猫下身子从床底拖出了行李箱拿出了自己精心挑选的海底捞自热小火锅。那一刹那林彦俊仿佛从那人眼中看到了光芒,果然小火锅就是比泡面高级,不是吗?

 

尤长靖撇撇嘴,说:“你带了吃的吼,那我自己去泡泡面了……”临走前还恋恋不舍地看了眼林彦俊手中的小火锅。

 

等尤长靖穿过重重人群,保护着自己的泡面到达自己的座位时,林彦俊的小火锅已经咕咚咕咚地在冒泡泡了。

 

尤长靖觉得自己还没有脸皮厚到去问一个可以说是素不相识的人蹭火锅吃的地步,只能就着火锅的香气把泡面嗦得很大声。一碗泡面一根肠完全不顶饱,就在尤长靖将最后一粒小肉丁送入口中之时,林彦俊很“体贴”地揭开了小火锅的盖子。

 

为什么林彦俊的小火锅还加了这么多料?花枝丸、蟹肉棒、午餐肉、咖喱鱼丸、广式香肠、撒尿牛丸……我的妈都好好吃的样子。

 

不知是感受到了隔壁热烈的目光还是想逗逗这个坐在自己床上鸠占鹊巢的小吃货,林彦俊说:“是不是很香?我挑了好久的说,我妹也真是的给我带了这么多配料都不晓得吃不吃得完。”

 

尤长靖觉得自己一定是因为不想浪费粮食而开的口:“那我可以帮你吃掉一些啊!”

 

尤长靖连忙解释:“我是想说这么好吃的东西浪费了多可惜。”

 

尤长靖再接再厉:“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还没吃饱可以帮你吃的。”

 

尤长靖像个泄了气的皮球瘫在床边的围杆上,有气无力地说:“算了算了,你就当我没说过……你快点吃吧,别凉了。”

 

尤长靖你是猪吗?这么明目张胆觊觎人家的小火锅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那位帅哥真的是脾气好还对你笑嘻嘻露着个酒窝,要是换了别人这么对你说话你可能一巴掌糊上去了吧!还想吃火锅,吃你个大头鬼啦。

 

林彦俊鬼使神差地觉得投喂这个少年也许比自己吃还更加有趣,他说:“可以啊,但是你有带筷子吗?我不太习惯和别人共用。”

 

话音刚落尤长靖就从包里掏出了全套餐具,勺子筷子叉子刀样样齐全,末了还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餐盒递给了林彦俊。

 

林彦俊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种操作,难道这个人上火车前找上帝对过流程吗?准备这么妥帖?

 

“这个鱼丸要不要?”

 

“要!”

 

“牛肉丸呢?”

 

“也要!”

 

“虾丸?”

 

“当然要!”

 

“算了,我这碗里你有什么不想要的吗?”

 

“那个……可以每样都来一点点嘛……林彦俊,你人超好的!”

 

林彦俊在尤长靖的鼓吹下几乎把半碗小火锅都夹给了他,那个小餐盒装得满满当当。

 

尤长靖可以说是对这个帅哥好感度直线上升,吃货的心就是这么的好收买不是吗?

 

尤长靖在吃干抹净林彦俊分给他的加餐之后心满意足地光着小脚丫爬到了中铺准备休息,而林彦俊在失去了尤长靖满足的小表情后惊喜地发现自己好像还没有吃饱。

 

 

 

05、

火车上总是很早就熄灯的,即使两人都很有道德的即使处理了泡面和小火锅的残骸,却依旧无法避免被褥上所吸附上的味道。对于这个味道,尤长靖本人是毫不在意的,就着味道梦里有美食的夜晚也是很不错的,不是吗?而对于有洁癖加没吃饱的林彦俊本人,这个味道让他躺在床上的每分每秒都是一种煎熬。

 

车厢里人们的交谈声轻了,鼾声磨牙声渐渐响起,坐了一下午车的人们逐渐进入梦乡。

 

林彦俊好不容易有了点睡意,就感到身上好像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他脑海中闪过了n个鬼故事的情节,鼓足勇气将手伸出被窝,颤颤悠悠地摸到了一个软软的手感还挺不错的有两个长长耳朵的——兔子玩偶。

 

OK FINE.

 

有人能告诉我为什么火车上会掉出这种东西吗?

 

林彦俊把玩偶往枕边一丢,继续酝酿睡意试图去找周公老人家给他讲个冷笑话。

 

“哐唧”林彦俊又被砸了,火车刚出山洞,月光映射下,仿佛看到林彦俊的脸黑了。

 

这一次林彦俊从被子上摸到了一个还插着耳机线的mp3,林彦俊已经确定这些天外来物都是自己上面那位尤长靖先生的杰作。

 

林彦俊总觉得一会还会有什么落下来,这不没多久,自己的床头就多了一张床帘——尤长靖的被子挂了一半下来。

 

林彦俊拽了拽被子,听到上铺的人似乎哼唧了一声之后就再无反应。他便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利落地把被子全拽了下来。

 

林彦俊心想,我倒要看看他几时能发现自己掉了这么多东西。

 

尤长靖是被火车里的空调冻醒的,迷迷糊糊地他发现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不翼而飞,抱在怀里的兔子失去了踪影,插在耳朵上的耳机还在,可MP3却停止了播放不知所踪。

 

他掏出放在睡裤口袋里的手机,打开屏幕调低了亮度,从床边探出头借着些许的光亮想找回那些遗失的物品。他努力往外探着身子,几乎将大半个身子都挂在了床框之外。

 

“嗨,是不是有点冷?”林彦俊一下子凑近几近倒挂这的尤长靖。

 

看到手机的灯光照在突然凑近的林彦俊的脸上,尤长靖被吓到想要尖叫,第一个音还未发出他便想到自己的高音一出可能整个车厢都会被自己惊醒,于是很有道德感地双手捂住了嘴,这么做的结果就是,尤长靖终于把自己也掉到了林彦俊的床上。

 

林彦俊在看到尤长靖把自己半挂在床上之时已经很惊叹于他的柔韧性,当看到他双手捂嘴被地心引力牵动向下掉落时,眼疾手快把他扯到了自己的床上,不然这一大好青年就要以奇异的姿势命陨火车了。

 

尤长靖这一摔没有什么大伤,但却受到了不少惊吓,一时间还保持着窝在林彦俊怀中的姿势。

 

林彦俊担心地问:“你没事吧?这么高摔下来?”

 

尤长靖逞强说着没事,可心跳却一直都在120徘徊。

 

林彦俊轻拍着尤长靖的背,安抚着开着玩笑分散他的注意力:“你呀你,终于把自己给掉下来了吼。”说着把尤长靖掉下里的兔子玩偶塞到他怀里,又把本就属于尤长靖的被子裹在了他身上,小声在尤长靖耳边哼唱着小时候妈妈给自己哼唱的闽南语安眠曲。

 

尤长靖带着鼻音说着谢谢又说觉得自己这样很丢人,一会又夸林彦俊温柔人好,受了惊吓缓过神后很快又被睡意包围。

 

“真的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了,我这就上去了。”尤长靖动手卷着被子,思考是不是应该再麻烦林彦俊等自己爬上去后再递给自己,抱着被子好像不太好爬楼梯。

 

林彦俊做出了上车后第三个违背自己原则的行为,他紧靠在身后的隔板上,把尤长靖往怀里紧了紧,义正言辞地说:“谁知道你上去还会不会掉什么东西下来,万一又把自己摔下来多危险。”

 

虽说是两个男人,但在火车卧铺上和别人同挤一张小床也太超过了吧?

 

“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我睡觉怕光。”话到嘴边已不是最开始想表达的意思。

 

林彦俊没作声,只是将尤长靖搂在了怀中,并且用另一个胳膊圈住了他,利用手臂挡住了他的眼睛,使得窗外的月光也窥探不到尤长靖分毫,当然也就没有人会看到这时尤长靖脸上的红晕。

 

两个今天才初次见面的少年,却在拥挤的小床上恬静地相拥而眠,一夜好梦。

 

许是林彦俊的心跳让尤长靖感到安心,即使随着火车颠簸些许光线漏入,尤长靖依旧熟睡。

 

许是尤长靖身上自带的奶香盖住了那闹人的泡面火锅味,即使在毫无是处的长途卧铺车上,林彦俊也安然入睡。

 

 

 

06、

次日醒来的两人急冲冲地分开,尤长靖手忙脚乱地爬回中铺,而林彦俊则跑向洗手间,成年男子早起的尴尬并不会放过这两个人。

 

慌乱的清晨很快在火车到站的提醒中过去了,两人拖着行李箱都寻摸着是否应该开口留个联系方式。

 

算了,有缘再见吧。

 

一同出站,尤长靖拿出手机开始查找酒店的方位。打开定位后,尤长靖熟练的开始原地转圈来寻找方向。

 

林彦俊看着原地打转转的尤长靖不自觉地又让酒窝跑出来。

 

“你要去哪里?我给你指路吧,我对着挺熟的。”

 

“去这里。”

 

尤长靖向他展示了一下短信,是一家酒店的预订短信。

 

橘柚酒店?ZDJ大道59号?

 

林彦俊不可置信地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上面显示的预订短信除了预定人的姓名之外一字不差。

 

缘分来的太快,分别似乎还早。

 

帮尤长靖拖着行李,带他坐上了广州早高峰的地铁。不习惯和陌生人接触的林彦俊却挡在了尤长靖面前,把后背留给那人,任由拥挤的人群推推攘攘。

 

什么时候把这个认识不到二十四小时的人不再当作陌生人?林彦俊觉得自己和他熟的太快。

 

下车换车出站,林彦俊放慢脚步等着那人跟上,反正他的行李在自己这,跑不掉的。

 

“林彦俊你要送我到酒店吗?”

 

“真的是太麻烦你了,等会请你吃饭呀。”

 

“地主之谊罢了。”

 

林彦俊憋着笑,见尤长靖登记入住走向电梯后后不慌不忙地掏出身份证并出示了短信。

 

“请问给我和刚刚那个人隔壁那间可以吗?”

 

前台小姐姐看到林彦俊的长相呆住一时没来得及回答。

 

林彦俊微笑地又问了一遍,还补充道:“他第一次来,我住得近些好照应。”

 

小姐姐心里感慨着好看的男孩子都喜欢男孩子,但手上还是给了隔壁那间房给面前的帅哥。要不要告诉他那间房间的浴室地漏有点堵呢?算了算了只要不洗很久应该都没事的。

 

尤长靖等到电梯开门,连忙招呼林彦俊让他进来,看到他手上的房卡一时愣了一下。

 

林彦俊心虚地把房卡往身后藏着,生怕尤长靖因此生气直接退房走人,可没曾想那人一下子就笑出了声,把行李往电梯门那一挡,抱起自己的手臂就开始摇,说:“林彦俊,你真的好好哦。是为了给我当地陪特地换了酒店吗?你其实不用再订一间的,和我一起就好啦。”

 

有了台阶当然得下,可这人太没有戒备心,怎么可以刚认识就邀请同住呢?得亏遇到的是自己,要是遇到别人劫财劫色可怎么得了。

 

后来林彦俊还是和尤长靖住到了一间。一天没洗澡的林彦俊在浴室只待了一个半小时后就发现浴室彻底水漫金山,他在收到了店家的全额退款及双倍赔偿金后,裹着个浴袍湿着头发自然地钻进了隔壁尤长靖房间的浴室。

 

前台小姐姐心疼着自己的工资同时又为自己看到的美好肉体无声尖叫。

 

“林彦俊,我就说你刚刚就应该直接和我开一间房吧。”

 

“尤长靖,你这个人怎么刚认识别人就邀请他开房,这样很不ok哦。”

 

“开你个大头鬼啦,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啦!”

 

“就两个成年人一张大床,可以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你在说什么鬼啦,就算你看上我也要走个流程吧!”尤长靖被逗的满脸通红,为什么面前的人要这么逗他,难道不知道这样容易出事情吗?

 

“什么流程?”林彦俊突然好奇。

 

尤长靖感情经历不多,只能随口答道:“至少先约会,再牵手,再上床吧。”

 

林彦俊摸了摸下巴,认同地点了点头,ok,那就走个流程好了。

 

 

 

07、

接下来的几天,林彦俊除了在尤长靖睡懒觉的那天去学校花了半天办完了所有事情,其他时间都尽职尽责地做着一个合格的单纯的三陪——“陪吃、陪玩、陪睡”。

 

林彦俊觉得自己这次感情来得如此莫名又热烈,甚至都没来得及去想对象是一个同性这件事。就当一场艳遇好了,要是最后一天被拒绝了正好一拍两散,天涯陌路。

 

“林彦俊,我觉得我这几天一定胖了好多斤。”尤长靖捏了捏自己肚子上的软肉,他见过林彦俊精瘦的身材,哎,回公司就要减肥了。

 

林彦俊从床底拽出酒店的称,说:“你自己称一下喽。”

 

尤长靖刚踏上去一只脚立马收了回来,赶忙跑进了厕所,没一会就跑了出来,还不忘拿纸巾把手上的水擦得干干净净。

 

“你快回过头去,别看我。”

 

不就一个体重吗,还这么神秘,林彦俊也依着他的话转了个身。

 

尤长靖这才放心地上了称,这称应该坏了吧?哪有人能三天胖十斤的?尤长靖愤愤不平,开始脱外套,很好轻了两斤,果然是衣服的重量。尤长靖继续减轻负重,衬衫脱了,长裤脱了,袜子也脱了,直到浑身上下只有一条内裤的时候,体重秤才给面子又显示轻了一斤,可还有七斤啊。尤长靖低头看着全身唯一一块遮羞布,嗯,一定是你太重了。

 

“尤长靖你在后面窸窸窣窣地干什么?还没称完吗?”林彦俊边说边回过了头,于是他眼前便是一个背对着他撅着屁股,浑身赤裸,内裤褪到膝盖的肉体,这个肉体属于尤长靖。

 

“啊!林彦俊你怎么转过来了!”尤长靖十分在意自己的身材,即使同屋这几天他连睡觉都是长衣长裤未曾露出半点身上的软肉,在在意的人面前总想展示完美的自己,这种身材上的缺陷自然是能遮便遮。

 

林彦俊好心地指了指摇摇欲坠的内裤,说:“你要不要先穿个裤子?别着凉了?”

 

尤长靖连忙提上内裤,倏地一下蹿到了床上拿起棉被裹紧了自己,连个头都没露出来。

 

太丢人了,可能真的被当变态了吧,尤长靖眼眶红红的。

 

林彦俊只当他害羞,乖巧地趴在他床边轻声哄着,可那人却铁了心藏在被子里不吱声。

 

“尤长靖,我明天下午的火车就要回上海了。”林彦俊干脆坐上了床,把这被子裹着的人儿直接抱了个满怀,“这几天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出来,反正我长这么大头一次对别人这么好。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从遇到你之后很多事情都超出了我的预期,我觉得我挺喜欢你的,你要不要和我谈个恋爱?虽然我的性别也不是女,干瘦干瘦的也没有胸,目前暂时也没有收入来源,未来也充满着不确定,好像听起来一无是处哦。”

 

林彦俊想到以后作为练习生合同里应该也写明了不准恋爱这一条,偶像是不可以恋爱的。

 

“对不起,虽然在告白的时候说这个很扫兴,但我还是要把这话说在前头。”林彦俊隔着被子亲吻了一下怀中的人,大概应该是头顶或者额头吧,“而且你要是和我在一起可能还得搞地下情,反正我是暂时没想到和我在一起能有什么好处,所以尤长靖你有没有喜欢我呢?或者说有没有喜欢我到能愿意和这样的我在一起的程度呢?”

 

尤长靖听着这一切的时候内心同样是焦灼的,刚签了公司的他之后的生活不仅是辛苦练习和减肥,更是连感情生活都将搭进去,面包和爱情他曾经那么决断地选了面包,可如今有人告诉他也许还能偷偷拥有爱情,如同伊甸园那个诱惑亚当夏娃的蛇一般,禁果放在眼前,吃还是不吃?

 

林彦俊把藏在被子里的尤长靖慢慢剥出,用他最灿烂的笑容来掩饰内心的紧张与慌乱,要是被拒绝他真的可以做到今夜之后春梦了无痕吗?

 

“林彦俊,我愿意试试。”尤长靖回答的小声,“我之后的工作和梦想让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接受这段感情,但我觉得我要是错过会后悔,所以我愿意试。要是结果不尽如人意,你不会怪我吧。”

 

“当然。”林彦俊这次紧紧地抱住了尤长靖,不用试探,怀中人即是心上人。

 

 

 

08、

  • 提着行李牵着手前往火车站的两人忍不住地感叹世界的奇妙,谁能想到两人回程的车票依旧是同一班次的上下铺呢?

 

我真应该夸夸那个订票的工作人员。

 

两个人心中这样想着。

 

没有来时的慌乱与尴尬,尤长靖准备了足够的零食和火车上增加优越感的小火锅,依旧是那个小小的下铺,还是挤着两个腿长身长的男生,可两人脸上的甜蜜却让那窗外的月亮都自觉地躲进了云中。

 

【乘客们您好,前方即将到达我们的旅途的终点上海站,请即将到站的旅客收拾好行李,不要遗忘个人物品,祝你们旅途愉快,欢迎您下次乘坐。】

 

“林彦俊,你回去一定要联系我哦。”尤长靖拽着林彦俊的袖子,眼前的人看起来如风一般自由,来去由他不由人。

 

林彦俊揉了揉尤长靖的头发,心中暗想要是留长一些手感一定更好。

 

“我更害怕某个小朋友突然跑掉呢。”

 

两个人就腻腻歪歪地又走了一路。

 

“林彦俊,你不用送我回宿舍的,已经麻烦了你这么多天了。”

 

“没事,我顺路。”

 

想送你回家的人,东南西北都顺路。

 

尤长靖心中感动却不挑明,在宿舍前的那个路口停下了脚步。

 

“谢谢你送我。”尤长靖踮起脚尖飞快地用自己的唇轻触了一下林彦俊的唇,他们间的初吻快地无人感受到真正的滋味。

 

林彦俊并不甘心这蜻蜓点水般的一吻,却又碍于在大庭广众下,于是拉着那人飞奔向自己的宿舍。行李丢在门口,林彦俊用钥匙胡乱地捅开了门,大力合上房门,将尤长靖压在门口的墙上,不等他缓过气说话便以吻封唇。

 

双唇第一次真正地贴合,尤长靖的唇和他的人一样香甜糯软,林彦俊的唇也如他本人冷冽,可吻得久了也染上了温度。唾液的交换,舌尖的纠缠,完全不符合处女座洁癖的舌吻,却因为彼此的爱恋让人欲罢不能。

 

初尝甘甜的两人并不懂得什么叫做浅尝辄止,以谢意开始的吻渐渐将以情欲所结尾。两人胡乱地撕扯着对方的衣物,林彦俊的手开始不规矩地往尤长靖的身后探寻。两人一同倒在床上使床板吱呀作响,被木板硌到后的林彦俊才想到,这个宿舍不属于自己一个人,差点被冲昏了头脑。

 

尤长靖呼吸道久违的空气喘个不停,引以为豪的肺活量在这次的较量中一败涂地,绷紧的牛仔裤前裆,小腹的那团邪火都昭示着刚刚差点就这样差枪走火。

 

“我……我还没准备好……”尤长靖想到明天就是公司报到的日子。

 

“是我冲动了……”林彦俊没想到感情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容易掌控,仅仅是对方的轻触,就让自己如此失控。

 

林彦俊瞥见尤长靖裆部的凸起轻笑出声,换来他的怒瞪。尤长靖不长记性地继续玩火,软嫩的手直接捏上了林彦俊的裆部,说着你不也硬了。话音刚落手下的炽热便更有活力了几分。

 

林彦俊紧握着拳头,咬牙说:“你要是今天还想出这个门就别乱来。”

 

最终尤长靖还是没有能出这个门,但也没有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发生,因为尤长靖发现这个寝室似乎也是他的寝室,这张只有木板的床也就是他还没来得及入住的床。

 

林彦俊把行李拿了进来,说:“你是说你也是香蕉娱乐的练习生?”

 

尤长靖点了点头,还拿出了通知书自证。

 

“所以你是真的顺路而不是为了送我?”尤长靖觉得自己主动送吻有点吃亏了。

 

林彦俊摸了摸鼻子,答:“当然是为了送你,只是刚好顺路。怪不得我们来回的火车票还有酒店都在一起。”

 

尤长靖眯起了双眼:“所以你酒店住我旁边也不是为了我而是公司订的也是那家?”

 

林彦俊从背后一把抱住尤长靖,冲着他耳朵吹了口气,含着他的耳垂说道:“There are no coincidence,only the illusion of coincidence.”

 

哪有这么多巧合,一切不过都是蓄谋已久。

 

从订票开始可能都是上帝的小巧思罢了。

 

 

09、

林彦俊和尤长靖在一起已经快两年了,两个人从练习生一同参加了一个综艺节目继而有幸一同出道。公司对他们的地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节目中甚至允许他们官方营业,这对于初入演艺圈的两人来说是莫大的恩惠。

 

本以为一同出道后两人在一起的日子会与从前一样,和其他小情侣一样约会、吃饭、做爱、睡觉。可繁重的通告和分开的行程让两人变成了正经的异地恋,团聚时或是身边有工作人员又或是过于劳累,已经无心再做他想。

 

“林彦俊,我好想你。”

 

“我也好想你。”

 

各方面的想,即使天天见面但依旧很想你。

 

香蕉娱乐是个体贴艺人的好公司,不仅当年订票的工作人员无意间凑成了一段缘,就当两个热恋中小情侣分隔两地时,一个及时的团综企划给了两人见面的机会。

 

甩开本就不多的工作人员,拿着火车票打了卡上了德国的小火车,林彦俊拉上包间的车门光速落了锁。

 

“尤长靖,我们从现在开始还有一个小时五十五分钟。”林彦俊看着表说道。

 

长久的默契让尤长靖在林彦俊拉他钻入包厢占座的一刻就明白两人在这宝贵的路程中将会发生一些什么。

 

小别胜新婚。

 

END

 

真的就是个狗血沙雕故事,拿到驾照就开车的色谱仪真是说到做到!自行车也是车!

 

下一棒就让我们交给可爱的@阿然芒果味。 贩卖的红色斗篷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2)
热度(950)
©千万别买色谱仪 | Powered by LOFTER